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 拾伍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拾伍】

就在快要达到零距离的那一瞬间,“江澄”停住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未曾料到的诧异。

蓝曦臣不知何时挣脱了控制,就此距离,轻易将“江澄”钳制住,一道定身符拍在“江澄”腰侧,再一眨眼,蓝曦臣已经退远至好几步之外。

蓝曦臣脸上再无温和笑容,“铿锵”一声,朔月出鞘,剑尖冷指眼前妖物,他默默咽下口中舌尖破开的鲜血,沉声问道:“他在何处?”

那“江澄”说来也是有些本事,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和江澄无比相似,此刻,他微挑起一边眉,眼中嘲讽学的是有七分像,道:“蓝宗主,你这是在问谁?”

蓝曦臣不再有半分客气,半分礼数,扬手一剑,便是已经刺入三分。

“江澄在哪里?”他道。

“江澄”胸口已有血迹渗出,却丝毫不见慌张,他紧盯着蓝曦臣的双眼,嘲讽道:“你真的忍心下手吗?”

蓝曦臣气息一滞,握着剑柄的五指愈发用力,却是未再前进半分。

“江澄”见状,啼笑道:“你果然对他......”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从黑暗中凌空抽来的狠绝一鞭抽中侧脸,刹那间那张俊秀脸庞便肿了半边。

“哪里来的野路杂碎,在我面前装蒜称怪?”

蓝曦臣听闻人言,剑还稳,眼却已经飞到另一边了。

从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人,略微有些衣衫凌乱,但负手而立,傲气自来的身段,无一不彰显来人,是真正的江澄。他一手握紫电,一手执火折,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怒容,魏无羡看了都要拔腿就跑的那种。

且说刚进山洞,江澄在前,蓝曦臣在后,然而刚过一个拐角,江澄便发现身后的人已经没有了踪影,正待他回头察看的时候,来时的路已经变成了一堵围墙。

又是这种小把戏。江澄压着怒气折头向前走,在路的尽头发现了一面古铜镜,但它上面映照不出任何人影,反而是投射出了方才蓝曦臣经历的全部。

江澄的怒气,则在假江澄贴上蓝曦臣的那一刻达到了顶端,心头的杀意甚至盖过了那微妙的恶心感。于是当下便不管不顾,径直抽碎了那面镜子,不曾想镜子破碎后,路又重新显现了出来,他这才迅速赶到,亲手教训了那不长眼的东西。

即使是面对着自己的脸,江澄也丝毫没有留手,空气中一片静默,只听得见越发响亮的电流声,江澄杏目一凌,扬手便是几鞭,当场抽得人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尤其是昏黄明灭的灯光,映照着汗血淋漓的“江澄”的脸,越发显得惨烈。蓝曦臣颇为不忍,别过头去,反倒被江澄教训了。

“蓝曦臣,亏你也是蓝家宗主,这么大一个冒牌货,你也看不出!”

蓝曦臣低头听训,两鬓黑发随动耷下,遮住他闪烁的目光。他根本不好意思解释方才内心到底想了些什么,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那些是什么。

“劣质的冒牌货,倒是有几分胆子。”

抽了几鞭子,还是不解气的江澄缓缓扭了扭手腕,眯眼道:“幕后主使是谁?”

假江澄本就是邪祟,被紫电几下便抽得维持不住人形,脱落出原型,一只半身大的蝎子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听闻江澄问话,它才强撑着一口气回道:“我家主子,在前面恭候二位多时了。”

江澄用紫电紧紧缠住它的腰身,冷冷道:“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今天不交代出来他的方位,你就把命交代在这里吧。”

然而话毕,蝎子精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突然仰头长啸一声,蓝曦臣立刻持剑上前,道:“江澄,小心。”

江澄瞪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跟他算方才的账,便被身形暴涨的蝎子打断了话头。他利落抽回紫电,又是数鞭抽去,但都只在蝎子壳上留下了不深的印记,那蝎子很快涨到与走道相宽的地步,蓝曦臣一眼便见它那高高扬起的蝎子尾巴, 闪着静诡的光芒,他一剑挡住袭来的蝎摆尾,道:“看它的眼睛!约莫是被控制了,若任由它走动。甬道会坍塌的!”

江澄用力一甩紫电,借力腾起,擦着蝎尾跃身而过,落在了蓝曦臣后方,再仔细一看,确实蝎子的眼睛都已经泛了白,只是片刻的发狂,甬道便已经摇摇欲坠,不等它再攻过来,江澄当机立断抽向了甬道顶部的碎石,分毫不差地砸在了蝎子身上,自然也阻断了它的进攻。

“此处不便恋战,走!”

江澄当机立断,伸手一拽,拉住了蓝曦臣的手腕迅速离开了这条甬道。

然而这一走,却怎么也走不回原路上,他们所做过的标记也是一个也没碰到,气得江澄直咬牙,好不容易到了一片稍微宽阔的四通八达的空地,两人稍作停留,蓝曦臣还没来得及提醒江澄放手,便又听到从另一处洞口传来的咆哮声。

江澄自然而然松开了蓝曦臣的手腕,轻抚紫电,电流声噼啪作响,看来是打算在此好好了结了那精怪了。

蓝曦臣动了动微痛的手腕,来不及去想方才从心中滑过的一瞬失落为何,抬眼,却发现从四周有迷雾渐渐漫出。

“小心,这迷雾似乎有古怪。”

江澄自然也发现了变化,长鞭一甩,三毒出鞘,与蓝曦臣背靠背,时刻警惕着周围。

两人站在空地的正中央,环视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甬道。

迷雾渐浓,二人始终未曾放松过神经,此刻能听到的唯一声响,仅是背后靠着的彼此的心跳。两人放出的灵力罩盖住了整个空洞,依然不见有任何动静。

就在诡异氛围久绕不散的情况下,忽而从江澄左侧传来了碎石滚落的声响,江澄耳疾手快,紫电划破白雾,直击气流流动的中心,却是扑了个空。

蓝曦臣见状道:“那里确有异动。”

两人一人紧盯左侧,一人盯着四周,那碎石滚落的声音没有再响起,但却有脚步声,一步一步,毫不掩饰,信步前行。

江澄本欲先发制人,然而紫电的攻击却次次落空,正待两人欲察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时,来人拨动搅散了白雾,他一袭血污紫衣,箭袖轻袍,细眉杏目,锐利而俊美,腰间佩有一枚暗淡银铃,随走路却不会发出声音。

又是江澄,只不过,是少年的江澄。

两人看着那人稚嫩的脸庞,毫不收敛的锋芒,还有......只到胸口的身高,蓝曦臣盯着看了片刻,道:“这是你......十六岁的时候?”

江澄勉强“嗯”了一声,权当回应,他杏目微敛,反手又是一鞭,这下两人倒是看清了,那鞭子径直穿过了“江澄”,落了个空。

幻象?!

只见少年江澄于雾中跌跌撞撞,踉跄前行,看起来似乎在被什么人追赶,江澄冷眼看着他一路走过,心头之火犹如手中怒张的紫芒一般燃烧,但依然按兵不动,蓄势待发。

不曾想幻象中途折转,直直朝他撞了过来,江澄本欲避开,想到身后还有人,便是三毒横身一剑,谁知那幻象眼也不眨,径直穿过了三毒和他。

“蓝曦臣......”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铺天盖地的眩晕朝大脑袭涌而来,江澄立刻出声,刚想提醒他,那睡意却来势汹汹,江澄最后一眼,只看到蓝曦臣惊慌失措地转身,张开怀抱,接住了向前倒下的自己。

原来蓝大宗主也会有这种表情。

这是江澄陷入黑暗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接下来两章发刀子,准备一下。大概是周末发。

评论 ( 7 )
热度 ( 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