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也青】青山绿水图

原背景 CP也青
2018高考盲狙北京卷零分作文,字数很巧是2222(可能在昭示作者智商。)


青山绿水图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诸葛青提出要去溜达溜达的时候,王也只是觉得这个大少爷是在京城待久了没事找事干。

那天他们俩在外面刚吃完饭,为了消食,愣是没坐车,一路散着步回去的。

王也住的那地儿是老北京四合院,他从家里搬出来之后找的地方。巷口胡同交错有致,邻里街坊都是和蔼人士,老王包下了其中一个院落,内里好好装修了一番,又种了颗桃花,倒是悠闲的不行。饶是诸葛青也挑不出什么错来,跟着舒舒坦坦地住了好一阵子。

夜风微凉,没有夜生活的北京很快就空了下来,王也和诸葛青一前一后散着步,路过万家灯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南海北。谈及家人时,诸葛青还问了他一句想不想。

自然是想的。

家中亲人不便经常回去看,只能心头想想。但那远在武当山上的一众老小是真的再也没见过一面。当初为了不连累他们,王也毅然离开,再未回头,如今提起来,倒是十分想念师傅的叨逼叨啊不是,谆谆教诲。

王也顿了许久,没正面回答诸葛青的话,诸葛青看他的背影一眼,没有再问,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风吹的有些大,诸葛青穿的有些少,吃饭时积攒的那点热量被吹得烟消云散,不等他自身运转周天驱寒,走在前面的老王像是后脑勺长了一只眼睛似的,向后勾了勾手。

诸葛青一愣,随即一笑,伸手,被厚实而暖和的手握住。

自此不再寒冷。

第二天早上起来,诸葛青就跟他说,想去旅游。

老王还没彻底醒过来,睡眼惺忪地问他,去哪?

老青眯眼笑了,招牌式狐狸笑,说,武当山。

说走就走的旅行听起来轻松,准备起来也是有些费劲的,当然两人都不是喜欢拖沓的人,当天晚上他们就躺在了武当山门一家酒店的床上。

定行程路线的时候,老王问要不要跟团。诸葛青看他半晌,才摸了摸他的脸说,放这么大个导游不用我去跟团?

王也咳了一声,说我走的都不是寻常路。

诸葛青大手一挥:带路。

于是一大清早,诸葛青就被王也拎起来了,两人吃过早饭,王也边吐槽想不到他也有进武当山还要买门票的一天,边悠闲地往山上走。因为不是旅游旺季,他们俩又起的比鸡还早,所以很有时间去欣赏大好美景。

武当山门阔绰大气,诸葛青点评:有王也为他一掷千金的洒脱感。被王也一把兜住嘴带走,生怕这位少爷又在道教圣地说点儿什么不该说的来。

这次出行,王也也不确定诸葛青是想游个什么出来,索性都按照普通游客的流程来,两人坐了观光车,诸葛青一路靠着王也,笑眯眯的看着车外青树绿林,不一会儿便到了太子坡。

历史沉淀出的红果然厚重得多,即使被时光洗刷到落了残破,也依旧让人触目仰头皆是心生敬仰。俩人刚进去,就看到有两个小童在练晨功,有模有样,诸葛青看了一会儿,扭头问:“你小时候是不是也搁这里蹦跶呢?”

王也摆摆手:“那哪儿轮得到我,我半路出家,早过了童子功的时候,不过也没少皮,武当山里面儿都少个角落都被我年轻的时候翻了个遍,也就这种旅游景点人多,不太敢玩儿。”

诸葛青喜欢听王也说他的陈年往事,有些怎么都听不够的意味。正巧再往前,便见被红丝绦缠住的青梯石杆,他一扬下巴,问道:“这个玩儿过没?”

王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笑了:“这个还真没有。”

少时王也,既无伤病也无忧愁,确实不需要这个。

诸葛青说:“等着。”便上前去跟道馆里的小师傅买了两根来,王也接过来一看,一条保姻缘的,一条保家人的。

“啧。”王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上有块软和的地方被狐狸爪子挠了一下,痒痒的。

诸葛青拿着保姻缘的那根,端端正正地系了上去,系完退后两步端详了一下,确认没系歪,满意点点头,回头看见王也还在发呆,一挑眉道:“怎么,等着我帮你系啊?”

王也回过神来,上前把那条系在了诸葛青那条的旁边,靠的挺紧。他忍不住拨了拨旁边那条,道:“你说你没事系这个干嘛.......多信不过我似的。”

诸葛青瞥他一眼,半开玩笑似的道:“是啊,现在我都提心吊胆的,生怕我们道长突然就跟我说,‘诶,我就随随便便入个世,现在该回去啦,你自己收拾收拾滚蛋吧。’到时候我找谁哭去?三清怕是都不让我进殿吧?”

知道他在胡扯,老王也跟着跑偏:“是啊是啊,到时候我就冒着被武侯奇门全村上下追杀的危险,拖家带口回武当,说师父我带着媳妇儿回来看您老了,他铁定回我一字儿,‘滚’。”

诸葛青别人平白无故撩了,面色不显,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道:“那可不行,山里这么无聊,我才不跟着你活受罪。”

王也瞅着诸葛青耳根子上那窜上来的一点点红,心中好笑,表面倒是附和:“知道诸葛贵公子受不得苦,一个蚊子叮了一口都要肿腕大一个包,昭告天下。诶你驱蚊水儿带了吧?这山里的虫子可毒着呢。”

俩人一路天南海北的聊,倒是跟普通游客无异,可惜直到天黑,他们都没有走到金殿。原因是爬山途中,诸葛青去了趟厕所,回来就拉着老王往偏路走,说是看见山鸡想抓来烤了。

老王拗不过他,也不好说他在武当呆了这么多年,山鸡都被他打完了,只能给人打掩护,二人从半山腰悄无声息地离开,隐入山林之中。

没了旁人目光限制,倒是动作快上许多,两人都不走寻常路——以枝为地,踏行林间。诸葛青带着王也一通七拐八绕,半点山鸡踪迹都没找到,不过老王也不担心自己迷路,任由他乱走一气。

等到后来,两人权当是体验了一回大自然风光,完全忘了山鸡这回事儿。

两人稍事休息时,恰好停在崖边的一棵古树上,右侧是绵延起伏的山林,左侧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颇有生危之感。

天有乌蒙,连带着山川也显得略微阴郁起来,有云雾遮罩山间,显得万物都是朦胧。身侧常有飞鸟擦肩而过。山风带着其独有的清冽和泥土的清香温和掠过,两人发丝微扬。

王也站在树枝上,俯瞰群山,他深吸一口这久违了的熟悉的空气。

他一边是天地苍山,一边是坐着的诸葛青。

他转过头去,看到诸葛青斜坐着,靠着树干,眯着眼任由风吹乱他的头发,一副惬意的模样。突然,他睁眼,和王也对上目光。

前者露出一个狐狸笑容,招了招手:“老王,靠近点儿,有事跟你说。”

王也依言,手撑着树干附耳过去,不等他反应,诸葛青一把扳正他,眼中笑意荡漾地难以自制。

“王道长,对个嘴?”

王也晓得他要作妖,微一挑眉,等诸葛青话音刚落,就径直吻了上去。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王也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在胸膛里发酵,加速。

他还听到了诸葛青的心跳,同他有着一样的频率,怀揣着同样的热烈。

继而是飞鸟走兽,山林风声,一时有千层浪激起,万重声奏响。王也发现,唯有那持续响在耳边重合的心跳,是最动听的主调。

诸葛青替王也理了理被自己扯乱的衣领,王也则伸手帮他擦了擦嘴边,两人从树上站起身来,诸葛青随手指了一个方向,问道:“往那边儿走走?”

王也顺着看过去,眼睛一眯,不知他是无意还是有意,只好道:“逛的差不多就得了,看这天,怕是要下雨,逛久了没地儿待。”

诸葛青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算过了,不下。”说罢脚尖一点,先行离开,王也只得跟上。

然而两人没走多久,诸葛青就停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环视一周,他一边回头跟老王说“别动手,我来。”一边向前踏出一步,八卦阵尽显,正好是火字位,诸葛青游刃有余,起势落手,分秒之间,那些躲在暗处的人们就被轰了出来。

诸葛青扫了一眼,颇为失望,但还是道歉道:“对不住几位,青还以为是山鸡,唐突了,还请见谅。”

那几只小杂鱼自然也是有点眼色的,很快便认出了诸葛青的身份,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为甚在武当派蹲点还能遇见这尊大佛。

诸葛青又道:“都说武当向来不拒诚心求道之人,所以几位潜伏在这山间......是在身体力行体验自然之气?”

对方看起来是个领头的人物自然是跟着这个台阶下了,忙道:“对对对,我们就是在亲近自然。”

诸葛青莞尔,勾唇道:“真是好雅性,那么在下就不打扰各位了。不过.......青提醒诸位一句,亏心事少做,小心半夜鬼敲门。不要肖想不该肖想的,你们,不配。”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是不是被对方知道了自己蹲守武当就是为了八绝技的事情,还在琢磨其中意味,罪魁祸首却带着自己的男朋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他们却被一直定身在原地,直到一天之后才自动解开。

王也跟上诸葛青,见这阵仗,哪还不知诸葛青是有备而来,一时之间百感交集,想说真是胡闹,又想说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而诸葛青则奔着早就算好的山门位置去,回头看见王也一脸纠结的样子,道:“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前边儿带路? ”

王也道:“你不是都算出来了吗?哪还用得着我啊?”

诸葛青一脸人畜无害地道:“我只知道你们山门的位置,又不知道谁是你师傅,谁是你掌门,到时候喊错了,留个不好印象怎么办。”

王也忍不住道:“青,你......”

诸葛青抬手打断了他,不由分说道:“走吧,早该回来了。”

王也深深看了他一眼。

而后他上前拉住了诸葛青的手,大步向前走去。诸葛青一愣,感叹到,这回是真的要被扫地出门了。

评论 ( 5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