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叁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高三狗六月前最后一次更新。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

【叁】
    
    且说蓝曦臣初到北川之时,正是晨间,诸多百姓都出来摆摊,市井之间皆是热闹。
    
    蓝曦臣一进城,也不急着去找下榻之处,倒是把北川城里里外外转了个遍,熟悉了个中大小巷子。时近正午,他才欲去北川城中最大的客栈歇息,却在必经之路上被人群堵住,待他走进人群才看清是何一情况,那着一袭紫衣,带着强大灵力的身影在众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斥责下竟无端生出些萧瑟的意味,让人心生恻隐。况且他也不是一个能袖手旁观的人,自然是要出手帮忙的。
    
    只是待人群散去,他转首之际,才发现所帮之人竟是他的老熟人——江家家主,江晚吟。
    
    两相对望,都不约而同想起他们的上一次观音庙狼狈的会面,内心颇觉尴尬。
    
    江澄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看来刚刚市民所说之人,便是蓝曦臣无疑了。他面上虽然没摆什么好脸色,但礼数倒是没落下,一拱手道:“江某在此,谢过蓝宗主。没想到在如此偏远的境地都能遇上蓝宗主的宅心仁厚,在下佩服。”
    
    蓝曦臣帮他不假,但他也是极其厌恶旁人与他扯上什么兄友弟恭的关系的。毕竟自魏无羡之后,已经无人再能让他如此。是而江澄说着说着,才压下去的火又有升起来的趋势。
    
    平日若是别人如此,他只会让那人好好尝尝乱说话的后果。但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蓝曦臣又帮他在先,虽说是多管闲事了点,不过也比他发怒见血的后果好的多。但江澄听着蓝曦臣那番话,只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蓝曦臣听闻此言,也心知自己言语略有不妥,当下便解释道:“方才是蓝某之失,我们初来乍到,那两人又长居于此,不宜打草惊蛇,故而自作主张与江宗主称兄道弟,还望江宗主见谅。”
    
    江澄听出了他话中之意,皱了皱眉,问道:“蓝宗主此次出行所为何事?”
    
    蓝曦臣笑道:“想来我同江宗主为同一件事而来。花开太过茂盛,也不是件好事。”
    
    江澄心中了然,道:“原来如此。幸会。不过江某还有事,先行一步。”说罢作揖,转身欲离。
    
    却再次被身后之人叫住。
    
    “江宗主……”
    
    江澄狠狠咬了咬牙——蓝曦臣保证他绝对看到对方腮帮子微微鼓起来了一下,然而他不是很明白江澄为何这么不愿意同他说话。嗯……也许有点明白。蓝曦臣想到江澄对上蓝忘机时候的样子,心念道。
    
    江澄转身,道:“蓝宗主还有何事?”
    
    蓝曦臣摊开空荡荡的两手,看起来略为窘迫地道:“在下现在身无分文,可否请江宗主救济一番?”
    
    江澄一挑眉,上下扫视了一遍雅正端庄的人,心道没想到蓝大当家过了这么多年竟是个傻的,钱袋都能被人顺走……等等,以蓝曦臣的身手,除非他故意,钱袋不可能被人偷走,所以他是为了……
    
    “刚才那孩子?”
    
    蓝曦臣点点头,道:“江宗主聪慧。正是如此。”
    
    江澄冷哼了一声,未再言语。转身向北川城中最大客栈走去,蓝曦臣心知这是同意了,便极行跟上,与他并肩。
    
    蓝曦臣刚才那番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刚才的会面,他相信自己与江澄都清楚地看到对方眼中的血丝,和不甚佳的精神状态,也都大约清楚对方为何如此。眼下他们为同一件事而来,前景又不甚光明。所以与其单打独斗,还不如两人合作来的便利。
    
    江澄也是识时务的,眼下蓝曦臣先他一步得了许多消息,并且还间接掌握了方才那两人的位置,能进一步获得更多信息。于是他压下心中的一点点别扭,接受了蓝曦臣发出的协作邀请。毕竟那怪病经不得拖延,越早调查出真相,于他于己都是越好。
    
    进了客栈,江澄直奔柜台道:“两间天字号。”
    
    掌柜看江澄和蓝曦臣衣着不凡的样子,心知是贵客造访,脸上笑容更甚,褶子也更甚,满口应下,麻溜地派了人去收拾。
    
    江澄和蓝曦臣则是不急着下榻,拒绝了上二楼雅间的提议,两人寻了能听到更多消息的一楼角落坐下。
    
    一落座,江澄便吩咐店小二道:“要一壶你们这最好的酒,三个辣菜一个汤,二两牛肉——算了,一个辣菜换成清淡点的素菜。”江澄原本按着自己的口味点菜,却目光斜瞟到依旧是风度翩翩面带笑容的蓝曦臣,想起蓝家那点儿让人面如菜色的菜色,还是改了口。
    
    等店小二下去,蓝曦臣开口道:“多谢江宗主。”
    
    江澄眼皮都不撩一下得道:“我只是怕你食不得辣又要逞强,最后吃坏了肚子办不了事。还有,别叫我江宗主了。”

    蓝曦臣和他同位,两个人平时见面都在大场合,这称呼无可厚非,但私下里若是一天“宗主”来,“宗主”去的,渗得慌。虽说在这个位置,什么婀娜奉承都听过了,但是这个“宗主”从蓝曦臣嘴里喊出来,又有点变了味。
    
    他的下属,或是有求于他的人们,自然是一口一个“宗主”。而那些亲近一点儿的,也只是在大场面上客套几句。平日里金凌都是喊他舅舅,魏无羡喊他师妹(虽然每次听到江澄都会下意识摸紫电),聂怀桑以前都直接喊江澄……所以认真算下来,在家主位上并真心实意喊他宗主的,也只有蓝曦臣一个人。只是要蓝曦臣顶着那张脸喊他宗主……还是算了吧。
    
    蓝曦臣一愣,心说江宗主真是言语犀利,只不过奚落中暗藏着的细心,倒是暖了人心。思索了一番道:“那在下便唤江宗主江公子罢。如此,你直接唤在下蓝曦臣便可。”
    
    江澄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江澄拍开那陈酿的封泥,自饮自酌。他当然不指望蓝曦臣这个背负蓝家四千家规的人陪他喝上两杯。两人边吃边留意周围人的谈话,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得到不少消息。
    
    用过午膳后,店小二带两人去了各自的房间,正好相邻。两人分别谢过后,又汇合到一起,商量决定下一步行动。
    
    他们坐在江澄房里的圆桌前,江澄点点桌面,皱眉道:“刚刚最多提到的,应属那家将出殡的柳家。”
    
    蓝曦臣点头道:“是,本地居民在说要去吊唁。还有那家药铺,有不少人说过要去抓药,不过却未有人提及为何病而去,也未有人提及那怪病。”
    
    江澄摩挲着下巴,突然想起进城时听到的对话,道:“你觉不觉得,这里的市民在回避这种病?似乎他们已经知道病因,却又都不提此病,想来若非有修士路过此地,我们都不会知道这病最先出现于此。”
    
    蓝曦臣回想了一下方才听到的对话,表示江澄说得有理,并补充道:“且这里的市民都十分厌恶外来修士,蓝家的门生想提供帮助的,都被他们赶走了。”
    
    江澄挑眉,沉声道:“江家门生也是。看来不是针对某一家,而是所有修士。只是……”
    
    为何针对修士?
    
    蓝曦臣看着江澄越来越紧的眉头,道:“这个问题坐在这里想也没什么眉目,不如去探查一番,再做打算。”
    
    江澄颔首道:“就这么办。还有那孩子那边……”
    
    蓝曦臣道:“我会时刻留意。”
    
    江澄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还有些惊讶身边人接话如此之快。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竟把蓝曦臣当成江家门生来嘱咐了。亏得蓝曦臣心大,并未计较什么,且还极度配合,让江澄不由得生出点欣赏来。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江澄去药铺,蓝曦臣去柳家,各做探查,黄昏时分再聚首。

 

下一章

评论 ( 14 )
热度 ( 190 )
  1. 姑苏云深不知处特产苦芥菜夏蜉朝菌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