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永远的门》番外《一生桎梏》

画家宰x黑手党中也 无异能

食用注意事项:BE 回忆杀 解释正文结局 ooc 私设多 小学生文笔 有略微带入三次元太宰老师的性格

这是一篇番外比正文长出好几倍的文……但是一心发糖的我要放飞自我于是……

正文kanzhe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除夕快乐!

    
         Part.1
    
        “就这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一天也好,尽管我可能没有资格。”
    
        中原中也从梦魇中脱离,头痛欲裂之际恍惚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欠扁混蛋的声音。
    
        猛地睁眼,映入眼帘的却只有被阴影覆盖的天花板。四周静谧无声,唯有月光浅淌于窗。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略微烦躁地从床上坐起后,突然想起刚才那句话,他确实是听太宰治说过的。
    
        那时好像他正窝在太宰的怀里翻看文件,而太宰将瘦削的下巴磕在他的肩颈处,像一只大型猫科动物一样蹭来蹭去,而中也几次嫌弃无果之后也就仍由他去了。接着那人将脸贴在他光洁的脊背上许久,最后轻声细语地恍若念徘句一般说出了这句话。
    
        当时他的回应是什么?
    
        记不清了。
    
        要么就是“啊你这青鲭最好快点消失”,要么就是“多大的人了还整天想着自杀幼不幼稚。”
    
        现在想来,那时的太宰,是怎样用无限眷恋和温柔包裹着外表俯在他背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将歇斯底里的绝望呐喊压抑成那么动人而又悲伤的情话的呢?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结局?
    
        一个他盘算好的结局。
    
        太宰治喜欢中原中也,众人皆知。
    
        却没人相信他会有多喜欢,包括中原中也。
    
        而中原中也喜不喜欢太宰,没人知道。
    
        因而众人在看到太宰那变态的行径——暗中开了一扇通往中也卧室的门时,他们内心是愤怒的。
    
        这是将众人所认为的纯洁的爱意扭曲成了性意的行为,是一种污秽,玷污的不仅是人们对他爱意的美好祝福,更是中原中也这个人。
    
        但在发现事实后,人们都沉默了。
    
        那是一扇永远的门。是爱太宰而不得的化身,想爱却不敢去爱的具象。
    
        太宰治,到底有多爱中原中也?
    
        Part.2
    
        其实,太中两人并不像众人所以为的那般,只有每天清晨的点头之交。
    
        事实上中原中也在这栋公寓住了五年,其中与太宰治一同度过的时间就有四年之久。
    
        当初在没搬进来之前,中原中也作为一名令人闻风丧胆的港口黑手党,很难找到一处稳定的居所。

        说来好笑,中也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在横滨怎么也算得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操控者,领导者,现在居然找不到一处能住的地方。
    
        直到他的上司给他推荐了港口附近的一座公寓。
    
        这座公寓外表很普通,不过里面住着的人却是不似外表那般不起眼。
    
        中也随手翻着下属递过来的调查报告,挑着眉跳过两个熟悉的,常常在黑手党众人口中带着尊敬和惧意出现的名字。
    
        跳过了奇怪的科学家,暴躁的公务员,知性的女医生,普通的大学生。
    
        最后停在了三个字上。
    
        太宰治 。
    
        中也扫了一眼他的信息:太宰治 男 油画画家 所属工作室……
    
        一行极轻的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患有精神疾病,诊断为边缘性人格以及先天性抑郁症,常年有不进食,自虐,自杀状况。
    
       中也皱眉,转过去看那张正面大一寸照。
    
        深邃的眉眼,棕榈色而微卷曲的头发,照片中的人带着和善的微笑看向镜头。
    
        也许是先知晓了这人的精神状态的缘故吧,中也总觉得他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却笑不入眼底。
    
        他的眼睛是深渊,仿佛暗藏着歇斯底里的绝望和不为人知的苦痛,奈何表面平静毫无波澜。
    
        思量着什么,中原中也接通了下属的专线。
    
        “请问有什么吩咐?”
    
        “那套公寓的房子。”
    
        “是,请问要哪一间?”
    
        “……画家太宰治,隔壁。”
    
        “是,我知道了。”
    
        画家,应该会很安静吧。
    
        中也真的需要一个清静的地方来让他好好休息,长期的奔波和作息不规律,让他常常头痛欲裂,无法得到充足的休息,若是长此以往,身体必定熬不住。虽然这么说有些妄自菲薄的意思,但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身体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至于……自杀?血是中也最熟悉的东西。
    
        也是将长久陪伴着他一生的东西。
    
        哪一天如果那人自杀成功了,他也许还可以把两间房子都租下来,打通了住。
    
        不负责任地这么想着,中原中也最后看了一眼那张太宰治的照片,随即将资料合上丢弃到一边。
    
        中原中也下属动作很快,一星期之后,不论是合同还是家具改装就已全部完成,中也只提着一个小提琴箱,便悄然入住。
    
        兴许是太久没有来新住户的缘故,中原中也刚搬进来,消息便传遍了整栋公寓,于是八百年没被送过正常礼物的中也先生便收到了悄悄放在门口的,来自各个邻居的见面礼。
    
        他把boss不知从哪里扒拉出来的82年拉菲放进酒柜,把红叶大姐送来的茶叶收好,把科学家送来的新鲜柠檬丢进垃圾桶,把女医生送来的消毒液丢进卫生间……
    
        最后他看见一张贺卡,上面有寥寥数笔便勾勒完全的,他正在侧头拉小提琴的画像。
    
        题字:贺中原中也阁下,乔迁之喜。
                                                                            
                                                                             ——太宰治
    
        捏着那张贺卡,中也吹了个口哨,觉得这个画家着实有趣。
    
        他可不记得,搬进来以后有和这位画家打过任何的照面啊?
    
        盯着那副表情投入,微微侧着脸,敛着眼睛的自己,虽说不得不承认太宰治人像画功炉火纯青,但是——拉小提琴?得了吧,中原中也的手除了拿烟和枪,也就在床上抚摸和挑逗情人的时候会稍微温柔点了。
    
        想了想,中原中也还是把贺卡夹进了文件里,同太宰治的资料放在了一起。
    
        来日方长,看来住在这里的日子不会像想象中除了休息之外便无其他用处那么无趣了。
    
        话虽这么说,但中原中也搬进来将近一年后,却一次都没碰到过太宰治。
    
       有时他甚至怀疑自己隔壁是否有人。
    
        后来他从偶然遇到的同住这所公寓的与谢也晶子口中了解到,不是因为他的作息不规律让他们错开了时间,而是太宰治根本就不出门,听说他这样已经快一年了,之前还会出个门去上班,买颜料和画布之类的,现在直接连面都不露。也不知道从不去采购食物的太宰是怎么活下去的。

    
        “那个人啊,真是让人担心呢,本来身体状态就已经够差的了,现在精神问题也更加严重了吧。”
    
        中原中也客套地笑了笑表示惋惜,内心却有点不屑。
    
        说不定哪天人们打开他隔壁的门,看到的会是一具早已腐烂的尸体。
    
        太宰治还活着吗?
    
        很快,仿佛是命运听到了中原中也的疑惑,亲自给他安排了会面来回答这个问题。
    
        那天夜晚,中原中也刚收拾完一个最近有些猖狂的小帮派,硝烟的味道还未散去,血液的味道便已弥漫开来。
    
        很不巧的,忘性大的中原中也并未想起家中早已没有双氧水和绷带的事实,但他又不能如此放任伤口不管,那种极其桀骜而不负责的事情,只有年少轻狂的自己才会干了。
    
        这般情况之下,他想起了隔壁的太宰治。
    
        如果……他是自残专业户的话……应该会准备些医药用品吧?
    
        这么嘲讽地想着,中也出了门,站定在隔壁邻居的门前,也不管现在是凌晨半夜,抬手敲响了太宰治的门。
    
        若是多年之后的中原中也回看现在,一定会发现,是他亲手敲开了这扇门,亲手推动了命运的齿轮,亲手把自己推入那张早就布好的局。
    
    Part.3

        “叩叩叩”,中也先是颇为礼貌地敲了三下,等待片刻后不等屋内人动作便再次敲响。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在他再次敲下去的那一刻,门开了。那张只在照片上见过的面容真切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更加瘦削和苍白,但也确实足够俊美。
    
        中也没有半点尴尬地收回快要碰到对方胸膛的手,对着人一仰下巴,简洁地道:“晚上好,请问阁下有处理伤口的医药用品吗?”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中也的蓝眼睛对上太宰治那双桃花眼时,中也感觉它们亮了一下。
    
        太宰治的薄唇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眼中带着笑,他侧身让开道路:“晚上好,正巧我有一些,请进。”
    
        中原中也没有犹豫地走进了那间小房间,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太宰治送出的贺卡,或许是因为早就知道此人秉性,中也此刻竟没有一丝第一次与人见面的生疏感,仿佛他们早就认识一般,太宰治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惊讶和意料之外,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似的。
    
        这种感觉很奇妙,中原中也第一次体会到,他觉得新鲜的同时,又有点跃跃欲试,血液中的不安分子正在跳动,他想太宰治也许也有这种感觉,心底有什么躁动不安的东西要挣扎开桎梏显出原型。然而黑手党先生多年的锻炼让他收敛住心性,以至于外表看起来如此平静。
    
        太宰治指明了一旁的坐垫示意让他坐下,自己则转身去橱柜里拿那些瓶瓶罐罐和绷带棉球。
    
        中也不客气地坐了下来,环视一周,发现这里比他想象中的要干净得多,家具极其简单,唯一的亮点是靠近自己房间的那面墙被漆成了夕阳般燃烧的橙红色。
    
        待太宰用铁盘端来医用酒精,双氧水,碘伏以及其他医药用品时,中原中也惊讶地发现这人的装备比他还齐全。
    
        中原中也道了句“感谢。”便要伸手去拿,却被太宰按住手背,默默感受着手背上和铁盘几乎相差无几的温度,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抬眼看向太宰,却发现对方一点也不惊慌地看着他腰侧已经被暗红色的血液浸润的衣服道:“你不太方便啊,还是让我来吧。”
    
        中原中也几乎是一瞬间闪过了什么念头,却因太快而没有抓住,他先是皱眉拒绝,对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好看的桃花眼中带着没人能拒绝的真诚。
    
        中原中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那个心思要这么急切地献殷勤,不过……看了看自己左臂上一动便会疼痛的伤口,他从太宰手心抽回了手,好歹算是同意了这个提议,内心却提起了高度的警惕,一双摄人心魂的蓝眼睛紧盯着太宰的一举一动。
       
        然而太宰治却不露痕迹地起身走到中原中也身侧坐下,轻轻撩起他的衣摆为他处理伤口,中原中也嘴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聊,实则随时注意着身边人的动静。
    
        “那面墙,自己漆的?”
    
        “是的呢,光是调色就花了我一周的时间。”
    
        “这么说来,工程量还蛮大?”
    
        “正是如此,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月,期间还出现过颜料不足又重新调配的情况。”
    
        “哈,也就你们这些文艺工作者会这样了吧?”言下之意便是花了大力气而做一件常人看起来没那么重要的事情。
    
        太宰治不知在想什么,看了眼话中有话的中原先生,勾起了一抹如夕阳弧度般的笑容,手下动作倒是没停。
    
        “啊,阁下这么说的话,我也是没什么办法的呢。不过也不是所有‘文艺工作者’都会像我这般付出巨大代价的。”
    
        “巨大代价?”中原中也重复着这个词群,有点嗤笑的意思,却心细地发现太宰治的动作是如此轻柔,起码比起自己处理来,疼痛感少了好几倍,被如此小心对待的中原中也忽略内心产生的一点异样,用一种轻蔑的语气道:“哈,听起来不是那种材料极其贵重,就是极其稀有,所以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弄到手的?”
    
        出乎他意料的是太宰治并没有被挑衅到的样子,而是垂下眼敛仔细地处理着伤口,道:“并没有,那种东西,怎么说好呢,人人都有,随处可见,只不过我没他们那么珍惜罢了。”

        听着他奇怪的形容,中原中也挑了挑眉,不是很感兴趣地放弃了追问,房间里一时竟然静谧无声,只有两人浅浅的呼吸和太宰处理伤口时发出的声响。
    
        中原中也侧头看着太宰治,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对方头顶的发旋,苍白的脸颊,瘦削的肩膀和缠绕在脖颈上病态的绷带。
    
        也许是中原中也的眼神太过有侵略性,太宰治察觉到后毫无征兆地抬了眼,中原中也向来不是喜欢退缩的人,因而也毫无闪避地迎上太宰的目光,纯粹的冰蓝与深渊的暗红对撞,无声的较量角逐瞬息展开又瞬息结束。看着太宰治再次低下头,中原中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人刚才是在勾引自己,但他确信自己从未见过此人,如果是从刚刚算起,他们才见面不到一小时,这也未免太快了一些。
    
        正在中也揣测着对方用意时,却见太宰治突然靠近,中也不动声色地向后避开,却发现对方只不过是处理完了伤口在为他缠绷带,所以手不得不绕过中原中也腰的另一侧,跟着身子也不得不靠近罢了。
    
        这家伙是在故意的吧?!中原中也即使看不到人的表情也下意识地觉得太宰治是有意耍他,然而下一秒他不得不再次忍受太宰治的靠近。
    
        感受到对方轻轻凑近自己的脖颈,微弱的鼻息打在皮质的颈环和光滑的皮肤上,中原中也几乎可以肯定太宰就是故意的,然而他就这样装作不知道一般任由他一次次靠近又远离,自认为镇静却没看到太宰治眼中一闪而过的得逞。
    
        待太宰治帮他全部包扎好,那人却不肯离开,轻轻在中原中也耳边开口道:“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中~也~”
    
        这次是略为炽热的呼气,径直打在柔软的耳侧,耳道不可避免地泛起一阵阵瘙痒,太宰微微压低的磁性嗓音沉在一旁,亲密地唤着中也的名,“chu”的时候中也已经被吹起了一层鸡皮疙瘩,“ya”更是被人刻意拖长了尾音,听起来性感又撩人。
    
        中原中也现在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人就是在勾引自己。
    
        一种被挑衅的感觉在心头升腾而起,中也抬手精确地抓住人胸口的波罗领结,拉近到几乎要鼻尖相触的位置,他先是垂眼扫了眼人的薄唇,继而缓缓抬眼对上太宰满是笑意的眼睛。
    
        “嘿,听着,”中原中也道。他微张的嘴唇吐出的热气暧昧地缠在太宰治的鼻尖,那姿势仿佛是要去吻他一般,却又随着说话的动作若即若离。
    
        “我对你这种整天想着自残自杀的绷带附属品,不感兴趣。”
    
        显然太宰治有些门道,不然也不会知道中原中也的名字,清楚的知晓他的长相,并且没有任何慌乱地迎接深夜满身是血的他的到来,但这并不能成为他肆意妄为的理由。

        至少中原中也认为,这种事情的主导权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上。
    
        太宰治极其轻佻地勾唇,像是这时才露出真面目一般抬手,略带胁迫意味地捏着中原中也的颈环,使他们的距离更加拉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肌肤相亲,他听起来有那么点无奈地道:“呀,不愧是中也,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你呢。”

        中原中也松开太宰治,上下扫视了他一眼,道了句:“感谢帮忙。再见。”便起身欲走,却在经过太宰治的那一刻被人拉住手一个用力。

        大概没想到常年的绷带放置所竟会有如此大的力气,中也一时无防就被人拉入怀中,他下意识向后来了个肘击,只听太宰一声闷哼却趁此机会低头在他眼尾处落下轻轻一吻。

         “不用谢,中也,晚安。”

  
        TBC......

评论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