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拾肆

好久没更新,多写一点。我终于突破瓶颈了。这章主蓝曦臣视角。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上一章

拾肆

 

据江溯说,他们每次上山都只到半山腰,便不再前进,所以指路便只到半山腰,剩下的还是得让江澄和蓝曦臣来。

就是不知是什么样的精怪了……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凭他和蓝曦臣联手,定能将其重伤。

江澄这般想着,把江溯拎上三毒,御剑跨过一条桥已被大水冲得摇摇欲坠的江河。一到对岸,他便同蓝曦臣道:“这里水流颇为湍急,方才在我上方看了一下,岩石崎岖尖锐,要是谁不慎落水,少说也要去一层皮。”

蓝曦臣点点头,同江溯道:“若是等会儿无法迅速撤退,你便从另一条路下山,不要过这条河。”

 江溯应允之后,三人又继续前行。

此时天才朦朦亮,泛着死灰的天空令人心生压抑,四周却保持着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安静的非同寻常。半个时辰,他们已经行致树林之间,为保全起见,蓝曦臣每走百步,便做一个记号。

三人赶路是赶路,也许是看江溯太紧张了,蓝曦臣先起头同江澄聊了起来,从天南海北讲到奇珍异宝,听的江溯一愣一愣的,进一步蓝曦臣便发现,无论他起什么话题,江澄都能从善如流的接过话题,甚至发表甚为毒辣的见解,这让蓝曦臣心生佩服,而蓝曦臣远超外表的开明与“出格”也让江澄对其没有了蓝家人死板的定义,若非是在进山围剿的路上,指不定两人会坐下来好好畅谈一番。

三人并行,江澄便在蓝曦臣身侧,正聊得开心,没想到蓝曦臣突然一抬手,江澄没有防备,脸庞径直擦过他的指背,被晨风吹的微凉的脸颊兀地被那人的体温烫到,愣了一愣,随即从那一小片皮肤开始,有什么东西在皮下燃烧一般,滚烫起来。

蓝曦臣若无其事地背回手,竟然是忍不住摩挲了一下愈发滚烫的指背,索性宽大的袖袍遮住了他的行径。微咳一声,他用另一只手示意了一下一旁的一颗小树,以确认的口吻同江澄道:“这儿的剑痕,我们已经来过第二次了。”

 

江澄一皱眉,方才他们走进这片树林不过片刻,居然这么快就中招,且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看来这次的对手有些门路。

 

蓝曦臣道:“这道剑痕是第八道,我们已经在森林深处了,不知设下阵法的人,是想单纯困住我们......还是.......”

 

话音未落,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感觉到周围被窥视的视线愈发肆意起来,这种感觉从他们走进这片丛林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存在了,不过由于太微小,两人只是保持警惕而没有动手。现在一看,似乎数量还不少。

 

似乎察觉了自己的踪迹被发现,一瞬间“淅淅索索”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竟然是全方位包围,蓝曦臣眉头微皱先手一划,阵落便成,将三人护在圈中。

而江澄手中的紫电也已经化形,紫黑色的长鞭被江澄白皙修长的手握在指间,反差强烈且具有美感。蓝曦臣竟是没忍住多看了一眼。

 

江澄厉声道:“不知阁下什么来头,藏头露尾,不如出来让我们好好瞧瞧,是个什么祸害?”

 

闻言,那声音更大了,甚至可以说是喧闹到刺耳,似乎在表达愤怒。然而他们又并未感觉到人或是走尸的气息,江澄和蓝曦臣对视一眼,纷纷护住江溯,江澄伸手触了一下江溯身上的银铃,一个保护罩陡然升起,而他与蓝曦臣自然而然背对彼此,警觉地看着诡异的周围。

 

很快,他们便发现,自己的敌人,非人非兽。

 

而是成百上千的毒物。

 

它们或从泥土中冒出,或从树干上探头,种类繁多色彩斑斓,一看便是身怀剧毒的模样。江澄神色一凌,基本断定敌人并非中原之人,看这手法,应是苗疆来的。然而他虽没有对抗过这类敌人的经验,却也知道不能和这些小东西有任何的接触,否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倒下。

 

蓝曦臣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而微微侧头同江溯道:“浔恃,你带着银铃,等会儿时机一到,原路返回,我会送你到森林之外,之后立马下山,不要停留。”

 

江溯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而就在此时,周围的蛊虫们扬钳的扬钳,弓身的弓身,集体发出了进攻的讯号!

 

江澄又怎会让它们抢得先机,他左手一翻,紫电如同游龙般腾飞而起,衣袂飘然,姿势行云流水,衣角还未落下,便已经抽出凌厉十鞭,紫色电痕刹那覆盖半片森林,打了头阵的玩意儿都成了焦糊,风一吹便化成渣。

 

反观蓝曦臣这边,没有江澄的肃杀冷冽,却是稳重如山,温润如雨,他一手稳握朔月,蓝家剑术使得出神入化,表面看起来剑锋春风拂面,只有那些瞬间被分成两半的虫蛇蝎蚣们才知晓其中所蕴含的可怕力量。

 

两人联手,竟是一瞬间便清理了大半个森林,出手干脆利落,令人拍手叫好。

 

江澄一寻思,便知晓这些东西定会没完没了,到时候浔恃逃不走,反而束手束脚,于是道:“蓝曦臣帮我护法,我来破阵。江溯,阵破的那一刻,便是你离开的时候,跑的越快越好!”

 

蓝曦臣温声应下,取出裂冰,站在江澄身侧,而江溯则紧绷着身体,盯住来时的方向。

 

只见江澄面色冷冷,眉目一凌,快而坚定地拔出三毒,往身前一立,有光亮闪过,映入双眸,金丹疯狂运转,瞬间江澄灵力暴涨,以他为中心的灵力波瞬间席卷整片森林!一时之间尸骨埋林,便可知其中肆虐,然而站在江澄旁边的两人却没有半点不适。

 

江澄一袭紫衣无风自动,他闭眼细细感受,在找到阵法薄弱点之时,他笃定睁眼,唇角微扬,带着三分冷意七分倨傲,蓝曦臣一瞬感觉到灵力在他的精确操控下犹如猛兽利爪般朝着同一处撕咬而去,碰撞只在刹那间,而分出胜负只需一秒,江澄竟然是以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将鬼打墙的阵法破了。

 

四周的蛊虫们如潮水般退去,江澄没有追击,只盯着一个方向道:“它们都往西南方向去了。”

 

蓝曦臣拍拍江溯的肩膀,示意他快快离开此地。江溯攥紧了腰间的九瓣莲,向两人行礼之后便离开了。蓝曦臣手指一弹,将一记护体灵力附在了他的身上。

 

确保他离开之后,江澄这才同蓝曦臣继续前行,这回脚程快了很多,不过半息之间,他们便已朝着西南方向前行。奇怪的是,直到出了森林,他们都没有见到半点虫蝎,似乎它们从未出现过一般。等视线开朗之时,便见右侧是那河流的上游,水流湍急,乱石角砾交错,水势浩大。另一侧便有一个两人并行宽的山洞,幽幽敞开,两人几乎同时从其中探查到了强大的灵力波动。

 

他们对视一眼,没有贸然闯进,而是在洞口布下阵法,要断了那东西的这条出路。阵法完备之后,江澄点了个火折子,率先踏进了一步,而后才回头问蓝曦臣:“走?”

 

蓝曦臣望着他那一半被阴影覆盖一半被火光映暖的脸庞,竟生出点就算是有去无回也心甘情愿的意味来。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蓝曦臣立马走上前去,同他并肩:“走。”

 

两人缓缓前行,这个山洞并非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江澄点火另有其用,橙蓝的火焰在他指间飘摇晃动,江澄略微判别了一下,带着蓝曦臣往有风的方向行去。

 

行走间,两人握紧了三毒与朔月,用灵力分布在周围,将这个山洞辨别了彻底。在惊动了一干蝙蝠、老鼠等野生生物之后,确定了这里应该只是一个暂时落脚点。

 

然而他们前行了一刻钟,都没有发现半点蛛丝马迹,方才在山洞外感测到的灵力波动在进洞之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不成又中了敌人的圈套?

 

但以两人的实力,不可能都没有察觉出不对。

 

继续前进?还是原路返回?

 

江澄一脸严肃地拿着火折子,随着火光摇晃,他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映在墙上的影子也……

 

嗯?

 

蓝曦臣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确定没有看错。他一瞬间便握紧了朔月。

 

江澄则在前行了几步之后敏感地察觉到了他这微妙的紧绷,侧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蓝曦臣方才看的分明,眼前这个东西,披着江澄的样子,却忘了把影子也改头换面,那火光就算再微弱,也还是掩盖不了蝎子尾巴的存在。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被替换的?他竟然毫无察觉。最重要的是,江澄现在怎么样了?是否安全?

 

一瞬间闪过多个念头,蓝曦臣故作沉吟,决心稳住眼前的“江澄”,看看能不能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他看了看右边的墙壁,睁眼说瞎话地道:“方才我好像听到这一侧有声音……”

 

“江澄”果然不疑有他,上前抚着墙壁细细查看,而蓝曦臣趁机从袖中取出定身符咒收敛于手间。

 

必须从他嘴里问出江澄的下落。

 

即便知道以江澄的实力,一时半会儿不会出什么问题,他也还是不可自制地担心起来。要是他那边也有一个自己,他能察觉不对吗?能应付的了偷袭吗?现在怎么样了?

 

越想心却越乱,蓝曦臣这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对于江澄,好像已经超出寻常好友的在乎了。

 

不等他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眼前的“江澄”便已经转身了,一边挑着眉,一边又是怀疑又是疑惑地道:“你确定听见了?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太像了。

 

蓝曦臣握紧手中的符,觉得眼前的人无论是从面部表情到行事作风都太像原来的江澄了。

 

他不认为一个精怪能模仿得来江澄那样的气度,但有确实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时之间陷入了迷惑。

 

江澄察觉到他的不对,有些警觉起来,他压低声音凑近蓝曦臣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太近了。

 

蓝曦臣感受着面前人喷出的温热气息,柔柔打在他的面颊和耳边,随着那人的靠近,一起漫过来的似乎还有阵阵莲花香,清冽的好闻。

 

蓝曦臣不记得江澄身上有这股味道。

 

是因为之前离得还不够近吗?他有些鬼使神差地想。

 

“江澄”见他不答话,更加觉得可疑了起来,他没有离开,反而靠得更近了一些。

 

 “你在想什么?”

 

江澄的声音犹如一条蛇,蜿蜒钻进了他的耳朵,瘙痒得让人想躲开,却避无可避地听了进去。

 

“你在想什么?蓝曦臣?”

 

你。

 

蓝曦臣已经察觉到了不对,但他却突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想起方才那阵莲花香,他心头暗叫不好。因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不再开口,生怕被引着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然而对方好像不打算放过他,势必要追问到底的样子。

 

“江澄”已经完全地靠了过来,他一手握着紫电,一下一下地往另一只手中敲打着,动作缓而美,令人移不开目光。

 

他面容冷冷,眉头微挑,问道:“蓝宗主真是架子大啊?怎么现在连我的问题都不回答了?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蓝曦臣抵住蠢蠢欲动的舌尖,垂下了眼帘,竟是不再看他。

 

“江澄”一下子气急,凌空抽起一鞭,脆响在山洞中回荡,他伸手捏住蓝曦臣的下巴一把抬了起来,凑得及近,蓝曦臣甚至能看清他根根分明的睫毛。

一时之间两人的气息交缠,甚至有些不分敌我,“江澄”竟还在开口:“怎么,蓝宗主连个话都不愿与我讲了?还是说......你在想我?”

 

越说到后面,他的话语便越轻,距离也越近......

评论 ( 27 )
热度 ( 10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