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霍好霍】《反骨》2

再来一章糖应该就可以进想看的剧情了x


那天过后,杨好和霍道夫又恢复到了主人与狗的和谐关系。仿佛那天霍道夫的温情只是彗星过境一样,天上看不出痕迹,地却被落出了燃燃烈火。

杨好一直重感情,虽然他不说,但是霍道夫自然有渠道知道,他又在暗中保护了多少次黑眼镜手底下教的那个小崽子。这小狼狗明面上跟别人冷脸拉的比谁都长,其实比谁都在乎。杨好除了他的哥们儿,谁都不信,霍道夫自然也在怀疑名单之上。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那扇紧闭的门撬开一条缝,并且还要装作是门自己开的,而不是他动的手。

霍道夫手指无意义地划过一张三人的合照,照片上的杨好笑的灿烂,是他从来没见过的笑容。

想着平时杨好对待自己时的冷脸,冷笑了一声,霍道夫随手把照片点燃烧成了灰,洋洋洒洒丢进了垃圾桶。

霍道夫交给杨好的收回陈、霍两家的任务,杨好完成的很快,几天时间,几家公司,财产全都充入了霍道夫名下,一瞬间就连霍家院子都变的有种说不出的金碧辉煌来,霍道夫本人反倒只有简简单单地一句夸奖。而不出一个月的时间,九门里的人都知道了霍家的外戚霍道夫,手下养了一条指哪里咬哪里的好狗。

杨好也变得愈发沉默,他的身上的色彩似乎也随着他眼中光亮的现实一同沉寂下去了。

虽然黑色很称他那张怎么晒都晒不黑的脸,但天天一身黑,有时候霍道夫自己都会有种错觉,只要杨好再往手臂上缠一条白布,他就可以收拾收拾去当入殓师了。

忍无可忍的霍先生终于在杨好又穿了一身黑来跟他做汇报工作之后,开口命令了。

“你等会儿跟我出去一趟。”

杨好只答:“是。”也没问去哪里,因为去哪里对他并不重要。

不过这也方便了霍道夫一条龙全部搞定。

一小时后,杨好一脸懵逼地下了车,看着眼前高大的落地窗、灯火辉煌的店面,还有.......里面陈列的数十套,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

他急着回头,却见霍道夫已经先他一步迈上了台阶,情急之下,杨好一把拽住霍道夫那骨骼分明的手腕问道:“先生,你这是干嘛?”

霍道夫转身,眼神先是落在了杨好握着自己的手的位置上,然后顺着手臂慢慢上移至杨好的脸。

杨好这才意识到自己唐突,立马放了手,霍道夫则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只道:“你不是从来都不问目的吗?只需要把任务交给你去做就行。”

杨好皱了皱眉,下意识想反驳,但发现确实如此,于是强哽着脖子道:“先生,我不知道我的任务里还有陪老板买衣服这一条。”

霍道夫吩咐了司机过来的时间,这才低头回答他的问题:“不是你陪我,是我陪你。”

杨好更懵了。

他不得不跟上霍道夫的步伐,两人拾级而上,进入到了那个一看就知道空气都比别的地方贵一些的空间。

霍道夫显然是有备而来,随手指了指身后的杨好,便有两位服务员上前给杨好带路,而霍道夫则是无视了杨好的抗议,他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随手拿了本杂志,埋头前只说了一句:“给你换身行头,不然给霍家掉价。”

于是杨好不说话了。任由别人在他身上拿着软尺比比划划。

他的那些衣服明明就很好看。

杨好生气的想。

等到量完尺寸,服务员又抱来十几套成装供杨好选择样式的时候,杨好只能头痛地把目光投向了正在看杂志看得津津有味的霍道夫。

霍道夫似乎感应到了他的求助,终于舍得抬起他尊贵的头,随便瞥了一眼衣架上挂着的十几套衣服,道:“藏蓝纯色、格子、还有暗色条纹。去试试。”

杨好认命地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西装,去了更衣室。

十几分钟后,霍道夫放下手中的杂志,问了问身边的人,确定了杨好还没出来,微微眯眼,决定屈尊去看看他又出了什么问题。

更衣室的地毯吸音效果很好,霍道夫一路走到那个帘子紧闭的隔间时,里面的人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
霍道夫思考了一下到底是直接闯进去还是做个有礼貌的主人,决定还是给杨好一个面子。他站在帘子外道:“杨好,给你三秒钟时间出来。我带你来这儿不是为了让你在这睡觉的。”

杨好正在和手里的领带做无谓的斗争,冷不丁听到霍道夫近在咫尺的声音,吓得差点当场勒死自己,他有些恼火,又不愿承认自己并不会打领带这个事实,因而闷声道:“是,我马上出来。”

霍道夫却不再等下去,抬手,掀帘,进门一气呵成,一直在研究领带没顾得上扣扣子的杨好猝不及防就被看光了上半身。

说是上半身也不尽然,杨好已经穿上了衬衫,只是没有扣开头的三颗扣子,领带还大咧咧地挂在脖子上,霍道夫眼睛一扫,便得见少年那因被吓到而微微动了一下的喉结,半遮半掩在上好面料下那明显的锁骨,一路向下,是还未成型的瘦削的少年的肌肤还有体态……尽收眼底。

杨好感觉霍道夫的目光冷冷的从身上扫过,犹如一条蛇蜿蜒爬行而过,让他脊背发凉。他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只是窘迫地抓着领带道:“先生,我真的可以,你先出去。”

霍道夫当然不会听他的,伸手抬了抬眼镜,折射出的光芒让杨好有些不安,他一边说:“系个领带就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你对‘可以’的定义应该是有什么偏差。”一边抬手就抽走了那条歪歪扭扭挂在杨好身上的领带,放到一边。

杨好本来有些犹豫,听他这么一说,还是放弃了抵抗,他个人的风格都是些潮牌打牌,西装一次都没穿过,打领带什么的更不用说。

霍道夫何其敏锐,一旦察觉有机可乘,上前一步,低头扫过一眼少年的肉体,微微眯眼, 伸手帮杨好把纽扣一颗一颗扣好。他的指尖没有蛇的温度,甚至可以说很温暖,但却有着蛇的感觉,轻轻擦过杨好裸露的皮肤。

杨好手臂上登时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但他不敢有丝毫动作,直觉告诉他,如果现在拒绝了,将会有更可怕的事情等着他。

等霍道夫把最顶端的扣子扣好后,杨好觉着有些紧,说不清到底是因为衬衫领口勒得紧,还是因为被迫仰着头,一边看着霍道夫低垂的眼帘,一边感受着他的手指轻轻擦过自己的喉咙令人心头发紧。

霍道夫拍了拍杨好的肩膀,示意让他转身面对镜子,背对自己,而后拿起刚刚放在一旁的领带,以一种极度合理又极度不合理的姿态靠近了杨好。

他将领带扶平,穿过杨好衬衫领下,他的双手牵引着领带,在杨好胸前动作,他的声音近在咫尺,呼吸喷洒在杨好耳侧。

“看好了,我只教你一次。”

杨好有些不适应地侧了侧头,闻言又转了回来,看到人一脸坦荡荡的样子,怀疑是自己想多了,于是紧盯着镜子中的双手,一缠,一绕,一拉......

“学会了?”

杨好盯着胸前的那个结,一脸难以言喻的样子。

霍道夫挑挑眉,道:“先把这件穿上看看。”

杨好接过外套,穿好,霍道夫在一旁做技术指导:“只扣头两个扣子,第三颗不扣。”

等杨好穿戴整齐,再抬头,却是有些愣神,一旁的霍道夫则是从进来就开始欣赏,这会儿总算是有机会说出那句:“我果然没看错,这套很适合你。”

杨好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撇开长腿窄腰不说,杨好总觉得自己气质上都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霍道夫给他选了三件,他下意识就挑了这套格子西装换上,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却也不至于太过沉闷,刚好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却又把他的痞气,他的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束缚在了贴身的布料下。将一些杨好没有或者说不明显的东西展露无疑。

这种看着自己却又有些陌生的感觉,很奇妙。杨好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稍微一晃眼光,冷不丁地就和一同看着镜子的霍道夫对视了一眼。这时他才发现霍道夫今天也穿了他的那套格子西装,且颜色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同他站在一起,竟是有说不出的和谐感。

杨好登时就有些想抽自己,选什么不好,选这套,当即便要换下,可手刚抚上领带,就犹豫了。杨好看着那尊不请自来的大佛,好像觉得只要这么盯着对方,他就会明白自己想让他出去的意愿一样。

霍道夫自然是选择视而不见,不对,是视而见后还要多嘴问上一句:“看着我干什么,换下一件看看颜色合适吗。”

杨好和他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后杨好还是屈服了。

他脱衬衣的时候想,都他妈是男人,怂个什么劲,再说他肌肉都没练成,霍总就算是性取向偏了点儿,怕是也不喜欢这种类型的。

这么想着,心里好受了些,杨好的动作也麻利了许多。只是他不知道,当他背对着霍道夫脱裤子的时候,少年弯腰的弧度还有光洁的背部让更衣室的室温增了几度。

霍道夫一边瞥了一眼小孩的CK,一边用解剖学的学术目光将面前的里脊肉研究了个透彻。

是不错的骨架子。好好练会有很漂亮的肌肉线型。有两个腰窝。肩胛骨的形状很漂亮。

接下来杨好试的两套,动作就迅速了许多,虽然衬衫穿了又脱导致他有些冷感,但霍道夫低头给他系领带的时候他又总能热回来。

最后当然是以这三套都被霍先生买单告终。杨好看他刷卡的时候,总觉得有种自己被包养了的错觉,霍道夫则说是这是送给杨好的第一份礼物,成衣制作十天之后会送到霍家茶楼来。

杨好一边咂舌着这几套衣服所花的几个零位,一边同霍道夫道了谢,心想,买这些衣服,不如折现给我,我还能开心一点。

霍道夫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缓缓道:“以后出去,就都打着我们锦上珠的烙印了,有些场合不需要,但有些场合,你不穿不行。你不在乎脸面,我在乎。”

杨好低头称是。

霍道夫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他一边先迈开步伐向外走去,一边同杨好道:“之后你每长高一厘米就重新定一套,自己注意着点儿尺寸。”

杨好突然被他提醒了一句,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还是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年龄,低声应了句好。

霍道夫上车前还嘱咐了他最后一句。

“回去给我学学怎么打领带的,要是你脑子不够学不会——那就只有我亲手教你了。”

杨好......杨好摸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一片鸡皮疙瘩同霍道夫告了别。

什么操蛋的玩意儿。他心想。

他站在路边,脑子竟全是刚在低头就能看到的那双手。别的不说,霍道夫人虽然混蛋了点儿,但他的手真的挺.......赏心悦目的,泡茶也是系领带也是,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呸,想什么呢。杨好清了清脑子,决定回去就上网查查怎么打领带。

另一边,霍道夫则坐在车上,翘着二郎腿,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车上的桌板。唇边竟是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

鱼上钩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