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霍好霍】《反骨》

这对cp太好磕了。
剧版背景,一堆私设。
有cp洁癖请注意!!!
本文前期霍好,后期好霍,各种日常,也许有车,有领带束缚,欢迎参观小狼狗反水心路历程。
洁癖接受无能请绕道!!!谢谢!!!
对一个拖延症来说一天4k真是奇迹……

《反骨》

“你天生没有反骨,所以任人拿捏。”

杨好后来反水的时候其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不包括霍道夫本人。

霍道夫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堂口伙计们只觉得这是他们老大从哪个路边捡来的一只没了家的脏兮兮的狗罢了。

怂,没见识,没远见。除了在弱者面前装装逼看看门,没什么用处了。

一只只会叫看起来挺凶的,不会咬人的狗。

外人看来,杨好反水是忘恩负义,毕竟霍道夫捡了他,不仅给他落脚处,又教他各种各样的知识,还提升他做二把手。只有霍家内部的人还有杨好自己知道,霍道夫损起人来的时候,虽然一个脏字儿都不带,但是能让你一口血闷到喉咙又活生生咽回去,旁人有幸听过几次,都觉得受不了,更遑论与霍道夫朝夕相处的杨好。

一开始的时候,小朋友根本受不了刺激,一点就炸,像最初那样揪住霍道夫衣领不放的事屡屡发生,甚至多的是掀桌踹凳子。大多数时候他都被气得说不出话,偶尔会顶上几句嘴,换来的是霍道夫更多的冷箭。

彼时的少年最生气的时候,都会恶狠狠盯着霍道夫那张斯文败类的脸,想的都是总有一天要把霍道夫弄下去,不用死,让他在自己下面被自己指使就好了。

然而白日梦做多了,在被更多的数以十倍计的阴招损招教育之后,杨好学乖了,也学会了沉默,转而将矛头对向了其他人。

当初那个一被挤兑就红眼的小伙子没了。

不过看不起他的依旧看不起他。

大家顶多就觉得,霍道夫捡来的狗变狠了,但依旧没太大用,也不怎么衷心。

霍道夫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和杨好本来就是相互利用,他其实不是很在意衷心这个问题,杨好对他不是完全信任,但他有足够的自信,杨好不敢背叛。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而自己,是那个唯一能给他出路的人。

这种拿捏住别人软肋的感觉很棒,更不用说杨好这种人在某些事情上周有着意外的天赋,拿捏起来更有成就。这家伙虽然学习不太灵光,做起事来反而干脆利落。虽然有点儿直来直去,好好教倒也不是不能成器。

不过实话说,杨好变得沉默了之后,他都觉得少了许多乐子,毕竟杨好气到瞪眼感觉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断他喉咙但又一动不动的样子挺好笑的。

然而霍道夫是谁呢。

一个深谙打一个巴掌给一颗糖道理的道貌岸然的斯文败类。

自从他发现杨好本质上比起钱来其实更重感情这件事之后,他就多了一个新乐子。

具体到细节上,就是在不经意,默不作声的时候突然给杨好一颗糖。然后再装作不知道、不在意、只是顺手而已的样子。看到杨好那黑溜溜的眼睛里又是感动又是怀疑的样子,霍道夫越是能保持住脸上欠揍的表情而在内心偷偷想——

跟狼狗多像。

而且这种事不能做多,会显得刻意,在连续给了杨好几个店铺甚至盘口之后,小朋友的眼神简直赤裸裸写着老板你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把我拖出去宰了。
于是霍道夫又换了一种策略。

打感情牌。

再具体来说,就是打奶奶牌。

虽然说利用已经逝去的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事非常不人道,可是霍道夫除了名字里有个道字,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是和道沾边的。所以利用起来得心应手。

比如奶奶祭日的时候放杨好回去上坟。又比如找了人定时打理奶奶的墓。再比如默不作声帮杨好把那间店铺以监护人的名义管了起来。

甚至在杨好想他奶奶的时候安慰过两句。

那天学习任务结束后,霍道夫还有个会要开,本来都离开了,但突然发现需要用到的资料落下了,赶回去取的时候,就碰上了杨好伤春悲秋的时候。

不同于他平常沉默或者受伤的样子,少年带着些许高强度学习后的疲惫,一反常规地坐到了窗台上,微驼着背,双眼放空地盯着院子里被秋风打落的败叶,一看就是在思念着谁。

这种状态很少见。就好像是一条凶狠的狗突然收起了自己所有的獠牙,在你面前露出了肚皮,虽然,不是主动的。

放在以往,霍道夫这个喜欢讽刺的高级知识分子定会说上两句风凉话,甚至还有可能用他的皮鞋尖点一点狗头,然后再嫌弃的走开,但是这一次,也许是少年那虽已在进行体训却还依旧单薄的身骨让他有了一丝怜悯,也许是觉得刚才的课把小狗损的有些狠,总之霍道夫没有延续他以往的做法。

他先是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然后毫不遮掩自己声响地走了进去,在看到少年慌里慌张回神从窗台上跳下来之后,他气定神闲地推了推眼镜,对上人有些惊慌的眼,淡淡道:“我文件落了,回来取。”

杨好一时拿不清这位主是什么心思,也不敢轻举妄动,忐忑不安的样子被尽收眼底,霍道夫不动声色地把需要的东西收好,然后淡淡道:“过来。”

杨好心中“咯噔”一下,想起之前的种种教训,登时就有点发怵,但还是听从命令过去了。

霍道夫站在办公桌前,活像等待猎物入笼的猎手,等杨好在他旁边站定,便道:“那么紧张?我还不至于连你课后发呆都要管。”

杨好低头称是。心里想的是你之前明明连发呆都不许。

霍道夫也不看他,就盯着书房墙上挂着的那副宁静致远,突然道:“一夜思亲泪,天明又复收。”

“?”鉴于杨好文化水平实在有限,根本听不懂这句诗,以至于他显得有些懵懂,黑眼睛还有没有收回去的泪光,显得格外委屈。霍道夫难得做了回人,语气也下意识软和下来。他做了一个出乎两个人意料的动作——

伸手揉了揉杨好的头。

不是那种平常摸狗的手法。

那时候杨好还在蹿个儿,不过也只是和霍道夫差不多的身高,霍道夫一抬手,让他下意识躲了一下。年轻人修长而有力的手指在发丝间穿插而过,杨好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奶奶过世后,再没人摸过他的头。

事实上奶奶在世的时候这样的机会也很少,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大了,再被当做小孩子摸头是一件掉面子的事,然而他现在只恨当初幼稚的自己没有多一点,再多一点的凑到奶奶面前。

小孩鼻头的酸意一下就被勾起来了,但仍下意识憋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只能低头,把自己脆弱的脖颈全部暴露在猎人眼前。

狡猾的猎人当然不会放过送到眼前来的机会。

霍道夫顺势往下一搭,温热的手掌按在杨好的脖颈上,他用瘦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道:“我教过你什么?抬起头来。”

杨好红着眼眶抬头,道:“永远不能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别人。”

霍道夫挑眉,小子倒是上道。他点点头,又问:“还有呢?”

“眼泪不值钱。”

霍道夫轻笑了一声,道了句“蠢货”,就着搭在杨好身上那只手,搂过杨好,将手掌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不值钱,所以随便哭。”

杨好一愣。身体先于意识,像是被这句话打开了阀门,眼泪争先恐后地砸了出来。

小孩哭的隐忍,一声不响,泪水倒是很快沾湿了霍道夫整个手掌,然而他没有半点不耐,仗着杨好看不见,冷漠地斜瞟着杨好握紧成拳的双手,犹如吐着信子的眼镜蛇。

杨好把这阵子的委屈,不甘,想念,全都一股脑宣泄了出来,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规矩,只一小会儿,便主动离开了霍道夫的手掌。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被霍道夫的气息包围了。他下意识动了动鼻子,不是什么高级的香水,而是一股极淡却又绵长的茶香。

虽然和霍道夫这个人气质完全不符合,但是意外的好闻。

霍道夫没有察觉自己被小孩子评判了一番身上的味道,他只是缓缓收回手,看杨好一边可怜地吸着鼻子去抽纸巾,先把自己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后,自觉地过来处理自己在霍道夫手上的遗留物。

霍道夫看着杨好一手捧着自己的右手,一手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他突然道:“把你奶奶的祀堂搬过来吧。”

杨好先习惯性应了声:“是。”隔一会儿才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霍道夫。

他们家在的地方有些偏僻,进了霍家,得罪的人越多,他回去就得越小心,如果把奶奶的祀堂搬过来……那他就可以随时看到奶奶了。

“怎么这么看着我?我们霍家院子还不至于腾不出一个祀堂的位置来。”

杨好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有了冒头的趋势,他赶紧低头,捏了捏拳头,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杨好也不是傻子,自从他进了霍家,总是想千方百计的把家那边收拾好,结果得来的消息却是已经有人在背后默默帮他打理好了一切。他一度怀疑这是阴谋论,霍道夫没有明说自己干了什么,他也不好道谢。

但此时此刻,他真的有些开始怀疑自我了。

这个疑问其实也是发自内心的,甚至从一开始见到霍道夫就有的。

为什么选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非得我来承受这一切?

霍道夫接过杨好手中的纸巾,慢条斯理地又擦了一遍手指。

霍道夫半真半假,又开始编故事:“以前我养过一只狗。”

“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好条件,只有馊水剩饭,我自己都难活,也许是想不开才捡了一个和我抢饭的东西回来。然而就在我想把它丢掉的时候……”

“它死了。”

杨好有些意料不到,霍道夫这人看着年轻,人模人样的,但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自己的过去。更没想到的是,那个优雅坐在茶桌前,泡茶都只用最贵的茶叶,最好的茶具的霍老板还过过这种生活。他忍不住猜测:“你杀了它?”

霍道夫挑着眉看了他一眼,把纸巾随意揉皱,抬手,精准地丢进一旁地垃圾桶,道:“我没来及,有人找到了当时我的藏身之处,闯了进去,兴许是那狗叫了几声,就被活生生掐死了。而我来不及替它收尸,就得逃离。”

他的语气淡然,丝毫听不出难过,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冷一样。但杨好忍不住想,霍道夫本身就年轻,以前是多久的以前,反正就霍老板这尖酸刻薄的贵公子样,没个几年养不出来。所以肯定还要更早,说不定比他现在还要小。到底是什么环境下,才能让一个少年连自己的宠物狗都来不及埋葬,就匆匆忙忙逃命去了?

他忍不住追着那道微微开了一条缝隙的门又问了一句:“就没有人帮过你吗?”

霍道夫看着他,笑了,说:“没有。”

也许是看杨好的样子有些太过难以理解,霍道夫习以为常地拍拍杨好的肩膀道:“外戚无权无势,没人会站在你那边。因为自保都难,所以连条狗都保不住。”

杨好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

霍道夫又趁机给杨好上课:“你要记住,主动帮你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么是贪图你的某样东西,要么,就是贪图你本身。”

杨好第一次听他说这个,带着点小兴奋地问:“这么说老板你艳福不浅啊?”

霍道夫透过眼镜冷冷斜了他一眼,道:“谁跟你说都是女人了?”

杨好在九门里混了一段时间,虽然什么样儿的人都见过了,但还是登时就起了一串鸡皮疙瘩,同时又忍不住腹诽起来。

他的这位老板,要皮囊又皮囊,要身段有身段,戴着眼镜,穿着西装斯斯文文的,泡点茶批个什么文件,动起来也算得上是赏心悦目,当然了,杨好没那个癖好,就是当初见霍道夫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和九门其他人不一样,生得儒雅,然而很快事实就证明他眼瞎,这个人不仅不儒雅,还比大多数九门的人更有计谋,更阴险。

没想到老大也被别人觊觎过肉体……少年的思维散发的太快,一下子就有些收不回来了,霍道夫不看他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有时间想这些,不如去多做点儿事。在这种问题上思考,只会显得你更加愚蠢。”始作俑者悠悠扬扬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道:

“你和当初那条狗挺像的。”

杨好差点儿又没跟上老板的思维,反应了半秒,才想起来自己最初的问题已经被岔开了一个高速公路,鉴于这个回答是在很难让人心生欢喜,他也不好说什么,扭捏了一下,看着霍道夫的背影犹如蚊叫一般说了句“谢谢。”

“什么?”霍道夫似乎没听清,站在门口回了头,那一刻,由于姿势带来了衣物的牵扯,那掩盖在楚楚衣冠下的流畅腰线,连带着逆光的侧脸轮廓,宛如一幅绝秒的画卷在杨好面前徐徐展开。

这对刚刚还沉浸在各种幻想中的杨好无疑是一记灵魂的重击。

“没!没什么……”杨好立马低头,暗骂自己没事瞎想什么。

霍道夫没再转过身来,交待了几句就姗姗去迟他的会议了,留杨好一个人在书房里反省自我。

据有手下说,霍老板那天离开的时候,一直带着笑,不是那种满面春风的笑,而是那种一看就知道,老板又算计谁成功了之后的笑容。

伙计还说,不知道谁又要倒霉了,被霍狐狸盯上,不死也会被咬掉一块肉。

评论 ( 30 )
热度 ( 2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