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看回不悔》

现代paro.

分手又复合 狗血剧情 双杰感情很好 应激创伤 慎入

Part.1

“阿澄,我在看回山等你,我们再看一次星星好吗?”

江澄握着手机,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指节都泛了白。

他听着电话那边熟悉而亲近的声音。

他听到自己嘶哑着嗓子说:

“不。蓝曦臣,我们再也不可能……我们没有以后了。”

梦的尽头是他决绝地摁下关机键,然后窝进自己堡垒中发出了绝望而如困兽的嘶吼。

梦醒便是清昼,江澄睁开满布血丝的眼,无神地看着被凌晨的光染成蔚蓝色的天花板。盯了那么一会儿,江澄决定不再颓废下去,于是起身洗漱,经过躺在地铺上、睡的四仰八叉的魏无羡时,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扯了扯被子。

魏无羡被他不甚温柔的动作惊动,朦胧睁开一双惺忪睡眼。

见是江澄,又倒头睡过去,口中还嘟囔着什么:“这么早......江澄你起来叫鸡起床啊?”

江澄没好气地踹他一脚,然而魏无羡只是翻了个身,又睡死过去。江澄便不再管他,径直去了洗漱间,看着镜中略显疲惫的自己,掬了把冷水拍拍脸,将自己从睡意中拉出,继而刷牙、剃须。

等他换好西装,魏无羡才堪堪从床上爬起。看着对着镜子整理领带的江澄,一看表,嚯!6:30!顿觉自己吃了大亏,正待他要继续倒头,兀地想起今天的日子,沉思了一下, 难得没有睡回笼觉,爬起来滚去洗漱。

等魏无羡打着哈欠出来,江澄已端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了。从他眉头紧皱的样子可以看出情况不甚乐观。

魏无羡走过去,大大咧咧坐在江澄旁边,目光倒是不离电脑屏幕,跟着江澄飞速舞动的指尖迅速浏览着数据信息。

处理了一阵公文,江澄才停下来,抬起旁边隔夜的冷咖啡正要喝下,就被魏无羡拦下。

“我说师妹,你胃本来就不好,还喝这?等着,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魏无羡不等江澄反应,就起身去了厨房,江澄眨巴了两下眼睛,只觉得此情此景如此熟悉,末了才想起那人也时常嘱咐自己多喝热水,少喝酒和咖啡。揉揉酸涩的眼睛,江澄叹了口气,继续看起了文件。

等魏无羡端了烧开的水过来,江澄接过抿了一口,感受着烫嘴的温度,忍了半天才没吐出去,只道:“可苦了你了,还要来伺候我,没干过这种事吧?”

魏无羡摆摆手,道:“不存在的,反正一年就这么一次嘛。”江澄趁机道:“受不了就赶紧走吧,蓝忘机什么时候来?”

魏无羡瘫在沙发上,到:“明天,明天。怎么,还想我多伺候几天?”

江澄“嗤”了一声:“可得了吧,我才不要一个要我帮忙盖被子,晚上还扯呼的人伺候。你再在这里多待一天——蓝忘机不把我怼死?”

魏无羡一个激灵:“什么?我睡觉打呼噜?真的?很大声吗?”

江澄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假的。”

魏无羡踹他一脚,又躺了回去,江澄斜他一眼:“不仅打呼噜,还磨牙。说梦话......”

魏无羡听出他话中调侃之意,反击道:“哼,那又如何?反正蓝湛不会介意,你可找不到不嫌弃你脚臭的人吧?”

江澄道:“去你大爷的,你才有脚臭。”

魏无羡嘿嘿一笑,拍拍江澄肩膀:“师妹嘿,没事儿,总会有眼瞎的人看上你的。”

江澄却没有再接话,魏无羡突然反应过来,也沉默了,他又忘了这事。这不正是他来这儿的原因之一?正待魏无羡想岔开话题时,江澄却迎刃而上道:“这么几年,你每到这天就来这儿,蓝忘机不介意?”

魏无羡笑嘻嘻道:“开玩笑,我想干嘛,他会拦着吗?”心下却是说:生性如江澄,若是知道他每年来这里都少不了蓝曦臣的拜托,又会如何把他赶走?

江澄摇了摇头,笑了一声,带了点苦涩:“我这么大一人,还要你操心,真是麻烦你了。”

魏无羡不知道还说什么好。五年前的今天如今回想起来也还令人触目惊心,江澄的应激性创伤使他几乎快失去意识,双重打击与多年前的那天并无区别。

自那之后,每到这天,魏无羡都会提前一步过来看着江澄,生怕后者再生意外。

评论 ( 9 )
热度 ( 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