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拾贰

本章剧情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上一章

【拾贰】

江澄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已经蓄谋已久,倾盆而下的雨打断了。

蓝曦臣率先作出反应,抬手挡了一挡落在江澄脸上的雨滴,江澄抿了抿唇,不知所以然地看他一眼,后者后知后觉,这手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万幸追过来的柳公子解救了蓝曦臣,

雨幕中,只见羸弱书生撑着一把青花瓷伞走来,摇摇欲坠却又坚定地到达他们面前。走近了,才见柳瀚手中还抱着一把伞。

“两位,对不住,走得急,只抄到一把伞,不过以两位的关系,应该无什么大碍吧?”

蓝曦臣没说话,看向江澄,意思再明显不过,江澄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道了声谢便接过来撑起了。

蓝曦臣则是在他撑起伞的那刻自然而然地接过伞柄,道了句“我来。”

江澄瞥他一眼,也就由着他去了,便听得柳公子在对面咳了几声,两人不约而同瞪大了眼,只见几朵鲜黄色的文心兰从柳瀚口中吐出,而后者没有任何的掩饰,任由它们飘落在地,娇弱的鲜花很快便被雨水打蔫了,憔悴地贴在地上。

蓝曦臣和江澄对视一眼,互相暗通了眼色, 蓝曦臣便先关心道:“柳公子……身体抱恙是否已经有一段时日了?我们不如先找个地方避避寒,免得公子病情加重。”

柳公子好不容易才把喉咙中的痒意压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血色,他答道:“不必了,这病,跟普通的伤寒杂症不一样。想必两位公子都已经知道了不少吧,其实在下已经患病许久了,也许……很快便会离世。”

蓝曦臣问道:“听公子此话……这病,同柳夫人有关系?”

柳瀚点点头,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见状,江澄道:“柳公子,我们也并无隐瞒之意,今日来此的目的,正是查清这怪病。原因不为其他——我同蓝曦......蓝公子的亲友,皆有人患上此病,江某此生没有别的愿望,唯望不再失去谁。这便踏上了寻源之路,若是有什么冒犯之处,还请柳公子见谅,但,江某恳请柳公子,将所知的告于江某,我们定感激不尽。”说完,还施了一礼,以示诚意。

柳瀚挥挥手,道:“江公子言重了,那么在下也不作隐瞒了,实际上,我请二位来,是抱了私心的。在下的身子骨你们也看到了,并无与妖魔鬼怪一战之力,可恨不能亲手将元凶铲除,柳罹患在此,正怀了不轨心思,还请二位海涵——在下将所知道的倾数相告,只想请你们彻查此事,铲除元凶,也算是为他们报了仇。”说着也鞠下身来,施还一礼。

蓝江二人惊讶对望一眼,江澄上前扶起柳瀚,道:“如此,真要多谢柳公子善心,不知可否有隐蔽之处供我们细说?”

柳瀚点头,道:“请随在下来。”这便转身带路。

蓝江二人紧随其后,只不过二人都无与其他人共伞迈步的经验,这下反而有些拘谨,江澄想走快一些,想起是蓝曦臣在撑伞,不得不给予他几分薄面,走慢一些,而蓝曦臣想的则是要跟好江澄,不让雨滴有接近他的机会,却不知江澄的步伐是何,因而两人倒是磨蹭了一会儿才跟上柳瀚的脚步。

甫一落座,蓝曦臣问起江溯,得知他还在宴上,便稍放一心,听柳瀚道来。

“先说二位关心的这花吐之症吧,此病,因吐花而死,是以大家命名其为花殇。”

花殇最初,是在一个从山中砍柴回来的樵夫身上发现的。

在那日,因为好奇而触了他所吐出的花瓣的人,有少部分人也患了此病,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一时之间,北川城内人心惶惶。

但紧接着,城中药铺开始卖起了据说能治疗此病的药,于是无论患病与否,人们蜂拥而至。

“听起来,像个骗局。”江澄摩挲着手上的紫电道。

“是,也不是。”柳瀚道。

虽然大多数人服用之后都不见好转,但也有一部分人得以痊愈,这一部分人更是说明此药有效,于是人们越发狂热,直至今日,那药铺都还在卖此药。

江澄则表示理解,即使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丝光亮,求生欲也会让人们选择去相信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始终不信此药功效,于是私下探访了最初的那位樵夫,那时他已患病三月,家中无人,唯亡妻灵位相伴左右。也就是在那日,我们才意识到,花殇的可怕之处……”

蓝江二人微微凝神,便听柳瀚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位樵夫,在我们面前化成花瓣,迅速凋零,最后风一吹,便只剩下一团灰烬,他甚至来不及说什么,便什么都不剩了。”

蓝江对望一眼,均从彼此眼中看到凝重,没想到事态竟如此严重,而那药,恐怕也掺不了什么好东西。

这时,蓝曦臣却发问道:“劳驾,柳公子称我们……是同柳夫人一起去的?”

柳瀚摇摇头,道:“这便是我要说的另一件事情了。”

原来,柳瀚有一至交好友,名陶钦,是这城中有名的大好人,虽家境贫寒,却样貌人品甚至才华都是一等一的好,两人因缘分在早年结识,便就此有了深厚情谊,多年来,一直是陶钦相伴柳瀚左右,二人时而琴棋书画,时而行侠仗义,时而饮酒作乐,是出了名的好兄弟。

花殇此病一出,陶钦便直觉不对,与柳瀚一拍即合,决定追查此事,陶钦贡献身手,柳瀚贡献人脉,二人很快便确定,花殇的元凶,就在北川背靠的这座山中。而药铺,与元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澄思索道:“也就是说,药铺和元凶,非但不是对立,反而有可能串通一气?何以见得?”

柳瀚道:“关键点,就在江溯,或者说江溯逃离的那个地方。”

江澄与蓝曦臣突然福至心灵,联想到之前监视所看到的事情,两人眼神一瞬间都有些锐利起来。

柳瀚道:“我与陶钦调查到的事实是,那间药铺同人贩子达成了长期的合作,药铺提供药,人贩子提供人。而药铺,便定期派那些孩子进山,美名其曰,取药材。”

江澄回想到那日拆开的药包,若有所思。

柳瀚接着道:“我们调查出,那些药包里不过是些最普通的药材,但也确实有服下痊愈之人,此事太过诡异,至今也不知为何。”

蓝曦臣道:“这就是江溯他们所在做的事情。”

于是便将那日,跟踪一个孩童所看到的事告知于柳瀚。

柳瀚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看来药铺真是被金钱堵住了心窍,靠骗赚取利益,危险全由那群无辜的孩子承担……”

江澄道:“不仅如此,还草菅人命。”

蓝曦臣道:“那些失踪的孩子,包括江溯的同伴。”

江澄道:“没错。”

据江溯所说,他的伙伴们,都是有规律的消失。每一个月过去,便不见一个,如今已经离开了三人。

“但据柳公子你所说,那樵夫患病已是四月有余,这第四个人,却不知是谁?”江澄将一个疑点提出,却见柳瀚一瞬握紧了拳头,唇间泛白,一副极度愤怒和痛苦的模样。

江澄试探地问道:“莫非,和柳公子有关……?”

柳瀚缓缓点头,惨淡道:“原先我还只是确定陶钦的消失与此事有关,但现在,我可以肯定,那第四个人,便是陶钦。”

此言一出,蓝江均是一愣。

从刚才柳瀚的言语中,可以感觉到他和陶钦的情感有多深厚,现在陶钦却突然消失,生死未卜,也难怪柳瀚还一直追查此事。

至此,蓝曦臣便道:“柳公子放心,我们定会彻查到底。”

柳瀚苍白着脸,道了声多谢,看来也是受打击过大,一时未缓过劲来,蓝江二人也不忍再问下去,让柳公子好好歇息一番,约好明日再来。

出了别宅,二人向着主院走去,江澄却道:“不对。”

蓝曦臣符合道:“是不对。”

下一章

赶在年前更了一章!

评论 ( 19 )
热度 ( 1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