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拾壹

本章心灵鸡汤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上一章

【拾壹】

眼下时节正值风雨,原本开的好好的荷花却被风吹雨打得残破不堪。

蓝曦臣走到江澄身旁,同他一起看残荷在微风中飘摇,江澄好似没有察觉有人来了一般,只盯着被吹起一层层波澜的湖面,不知在想什么。

而蓝曦臣也跟着一言不发,内心却有些忐忑,这还是面对除叔父以外的第一个人抱有这样的情绪。

江澄看着一朵荷花死死挣扎,却依旧抵抗不过命运,被吹落了最后一片花瓣之后,突然开口。

“蓝曦臣,你可知,人死不能复生?”

蓝曦臣点头,开口微微苦涩:“我知。”

江澄抬头望向已经有暗云压境的天空,问道:“那你为何还要如此执迷不悟?”

蓝曦臣苦笑道:“我……不如晚吟兄这般洒脱。”

却不想江澄冷笑一声,道:“洒脱?”他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个词,带着三分骨七分血,叫人听了心疼。

蓝曦臣回想到了观音庙那天晚上,不止他一个人溃不成军。江澄的泪好比这世间最罕见的东西,见过了便无法再忘记。

回过神来,却听江澄用带着回忆的口吻,淡然叙述道:“家姐在我怀中离开的那天,之后有着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夜不能寐。因为只要一闭上眼,姐姐的音容就会浮现在眼前。更不用说家父家母。”

蓝曦臣一愣,世人素来知何为江澄死穴,却不想他竟然自己揭了这层不知是否愈合的伤疤。
只为了让他痊愈。

“所以那晚看到你结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好不了。”说着,江澄转头,看了过来。

那个时候的江澄和蓝曦臣不过泛泛之交,他没有什么心情,更没有什么必要去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蓝曦臣怀着愧疚对上江澄因为气愤而越发凌厉的眼,竟有些无地自容,却依旧勉强自己开口,去正视自己那个一直不敢正视的问题。

“金光瑶曾说,无心害我……”

“那就信他。”江澄斩钉截铁地道。话音刚落,便听得平地炸起惊雷,天空中惴惴不安的乌云已然开始搅动。

这声雷仿佛也炸在了蓝曦臣心上,叫他心乱如麻,不能自已。

江澄看着蓝曦臣错愕的神情,道:“那就信他。信你愿意去相信的,何必纠结。”

“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

江澄抬手握住蓝曦臣的肩膀,五指微微用力,强迫他正视自己,一字一句地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你的错。蓝曦臣,你杀了一个从未想过要害你的人。但你要知道,杀的,也是一个犯下诸多罪行的人。他就算不死,我们在场的任何一人也不会放过他,只不过恰好是死在你的手上而已。”

蓝曦臣被江澄的话击碎了一直以来的堡垒,或者说,禁锢,他那琥珀色的双眼此刻早已失了方向,乱了阵脚,便听得江澄讽问道:“蓝曦臣,承认自己的过错,有那么难吗?”

蓝曦臣痛苦地闭上双眼。

原来一直以来,自己不愿意面对,是因为不敢去承认自己犯下的错。

一直以来,叔父也好,忘机也好,每个来劝慰的人,不外乎“你没有错”,却只是徒劳。

对于真正在坑里的人,只是站在坑边上,看着他,同情他,说几句象征性的话,轻飘飘的字,却一个一个砸在坑底人的背上,而唯有同样在坑中的人,才懂得何为黑暗,何为心中痛苦。

金光瑶,还有聂大,聂二于他而言,一直是心中刺,碰不得也放不下,每日每夜都在怀疑自己的对错,怀疑他人的真假,蓝曦臣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因而反复折磨自我,不得结果。

仔细想来,江澄又何尝不是如此,当年魏无羡一死了百事,江澄赶到乱葬岗的时候,只得了一把陈情,几份残稿,在那时,他想问魏无羡的多少问题,一辈子都得不到回答。

江澄见状,也稍微放轻了些声音,却依旧字字如刀,带着不易被察觉的悲凉,道:“我所认识的蓝曦臣,不是个懦夫。人已逝去,所有的往事,你喜欢的,不喜欢的,想记住的,不想回忆的,都随着人的离开而离开了。你想要的问题,一辈子都不会有答案。怀着执念过日子,很累,很苦,你也要这样吗?你想好了吗?”

蓝曦臣理清思绪,复而睁眼,细腻地捕捉到了江澄眼中一闪而过的感慨,忆起那云深不知处的紫衣少年,也曾意气风发,也曾无忧无虑。他现在,是在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拿自己做例子,告诉他看清楚了,放不下的后果是什么,叫他想清楚再做决定。

字字句句都是肺腑真言,叫人何其动容。

又是何其让人动心。

蓝曦臣深吸一口气,复而向江澄深揖一礼,道:“多谢江兄的一番苦心,蓝某惭愧,但定不负江兄肺腑之言。”

江澄微微颔首,不知如何回应,毕竟这件事若是让其他人知晓,定要惊掉下巴,不过话说回来,这是江澄第一次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之下,身体就先一步行动了。

至于为什么是蓝曦臣,他想,大概是因为那样的表情,他太过于熟悉。

活脱脱就是十三年前的自己。

他冷哼了一声,道:“别谢我,我只是看不下去,柳家那边还需要你去处理,我这是怕你一直不回神耽误计划罢了。”

蓝曦臣嘴角噙着笑意,温声道:“是,是。蓝某定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

似乎是因为解开了已久的心结,蓝曦臣的笑都带了几分真切,总归是比以前强颜欢笑的样子顺眼的多,江澄不由得又多看了他几眼。

却不知蓝曦臣心中在想,江澄此人,一旦熟络,其真心便真是赤裸裸地放在那,叫人不能移开眼睛。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悄然入侵,早在落地时便已生了根。只是当时不察,等回首妄图寻找蛛丝马迹时,才惊觉已开出最绚烂的命花。

下一章

本来打算再多写点再发的。想了想这章挺重要,还是单独发了。
情感有进展。
一直都很心疼江澄,他什么都没做错,却要承担这么多后果。蓝大也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真的很相似了。
这也是我喜欢他们的原因之一。都是在深渊里煎熬的人,所以不需要太阳,因为彼此就是彼此的光。

评论 ( 27 )
热度 ( 1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