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拾

本章剧情过渡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上一章

【拾】

三人一同随着另一个下人的指引,七拐八拐地来到了柳家大院,只见偌大的堂院里放着十几张酒席,搭有灵棚,灵堂门启,来吊唁的人们都着素衣,沉默落座。

远见柳公子在迎亲友,三人也不便打扰,跟着安排落座,宾客们也都随着时间推移而陆续到来,布于周围。柳公子并非拖拉之人,只见他安顿好诸位宾客,便一人单薄立于灵堂前,再三酝酿,才道:“诸位亲友,劳烦各位今日前来,看望我妻最后一眼。”

他深吸一口气道:“吾妻生前贤良淑德,将我府内务打理的井井有条,其生前作为无半点伤天害理之事,其生性如何,在场皆是亲友,心下必当了然。奈何天公不肯放过吾妻.......”

“今虽已是头七,每念及此却总是不敢相信,不愿相信......”说到这里,柳公子已是哽咽,他停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勉强道:“在下遵从夫人生前遗愿,将所有地方都保持原样,虽说逝者已逝,但就好像觉得吾妻还在世一样,不过自欺欺人罢了。人之命数,天注定,只恨自己在夫人生前,没有更多,再多与她相处。”说到这里,他已是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在场女眷也都被其深情感染,想起自己生前与柳夫人是如何要好,纷纷低声吮泣,受过柳夫人恩惠的男子们也都红了眼眶。

江澄却从中发现了些许存疑之处。他还记得,刚进北川的时候,他与蓝曦臣说的猜测,如果说他没有听错,不对,他一定不会听错,但在场宾客的反应却推翻了这个猜测。所以,这两边,一定有哪一边有问题。但具体如何, 还得等蓝曦臣打探柳公子的想法后才能知道。

思及此,江澄转头,正欲和蓝曦臣嘱咐些细节,却被其黯然失神的眼神生生压了回去,回头一看,另一边的江溯也是有所触动,小小的脸庞上充满了哀伤。

江澄摇摇头,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道:“怎么,冬天都还没来,二位就开始凉了心了?”

江溯自然是在想他那不知去向的伙伴们,闻言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认错一般低头一言不发。

江澄却没有再出言教训,拍了拍江溯的肩膀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总会有一样,若是不走运,那就把始作俑者一锅端了,也算是报了仇。”

江溯被他的话激了个清醒,抬头看向江澄,后者却并未分给他眼神,但他也并未在意,收拾好心情便兀自专注于酒席上的饭菜了。

到底还是小孩子,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反倒是蓝曦臣.......江澄看了一眼正暗自神伤的蓝曦臣,自然知道对方是想起了雨夜观音庙的种种,不由得心生烦闷。

在他看来,蓝曦臣此人实在是难得。说来也是难得。除却蓝家人皆有的稳重得体,他自身却没有蓝家家训那么刻板呆滞,连江澄都能几乎心平气和地与其谈笑风生,不可谓情商不高。

但他又太过于注重情义,分明是已经超脱了凡夫俗子,甚至大部分修仙者的修真大能,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世事,却依然如裂冰般澄澈,到头来还没有一个小孩子释怀的快。

江澄正在心里胡乱地想着,却突然听得柳公子唤了蓝曦臣的名,竟然已是到了哀乐的环节,眼见蓝曦臣还没反应,江澄不由得皱了皱眉,若放在平时,他定要出言讽醒他,可鬼使神差地,他只是拍了拍蓝曦臣的肩,迎上那双浅琥珀色的眼,带刺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最后只好极不自然地一扬下巴,道:“柳公子请你吹奏《安魂曲》,快起身把。”

蓝曦臣这才回过神来,连道谢都来不及说,只用眼神致意了一下,便忙着取下腰间裂冰,起身站到灵堂前,微一鞠躬,便把裂冰轻抵在唇前,冷凄箫声便在院中呜咽,带了感情的吹奏,自然更是惹人伤心,让人胸口发酸。

就连江澄都有些被勾起了伤怀。

想他江澄,圆圆满满地来,最后却要他孤身一人地走,命运何其残忍,又是何其不公。他本可以家庭和睦到老,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身边的人,姐姐姐夫走之后,他一个人面对着根本无法独立生活的小小金凌,和偌大的江家,没有人告诉他该怎么办,没人告诉他该怎么活,那个时候若不是因为金凌,若不是咽不下最后那口气,他也许就真的离开了。

而今,金凌对他而言,真的是宝贝的不能再宝贝了,这是他唯一的血亲,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倘若未来有天,金凌也不幸患上这样的病,他该怎么办?
真要孑然一身度过余生?

未免也太过凄凉。

还不如就此离开。

但,他不会,因为——他是江澄。

江澄复而睁眼,眼神锐利,便见蓝曦臣微闭双眼,显然已经入境,身旁的柳公子则是就盯着灵堂的棺木,似乎下一秒就要撞死在棺材上,随亡妻一同远去,在场宾客神情皆有些恍惚。

江澄当机立断,不顾什么礼仪,起身几步上前,本想直接夺下裂冰,触到蓝曦臣手的那一刻却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握住他的手腕,用紫电放出微弱了电流,一个能让人清醒过来的程度。

蓝曦臣被拉回神志,这才惊觉自己竟在恍惚中用法力吹奏了《安魂》,此曲虽是镇鬼静心之用,但一旦吹奏者有意为之,便会变成《摄魂》,对修真者并无什么用,倒是可以对付一下穷凶极恶的凶鬼,但若是被意志薄弱或普通人听到,便会想起所有不幸运之事,从而悲伤过度,自尽而死。

这本不是蓝家允许的招数,但蓝曦臣竟然恍惚至此,忘记了在场的人除江澄之外全是百姓,向《安魂》中注入了法力。

但他来不及懊悔,吹奏也并未停止,因为《安魂》一旦开始,便不能轻易断开,否则在场的人,包括蓝曦臣都会受到一定损害,而以他们的肉体凡胎,非死即残,江澄显然也是想到这一点,才没有贸然夺走裂冰。

然而蓝曦臣无法开口道谢,只能一边用眼神表示懊悔与感激,一边将灌入的法力抽走,使乐曲渐渐缓和下来,人们也逐渐恢复清醒。

柳公子率先回神,却见江澄握着蓝曦臣的手腕站在他的身侧,先是一愣。江澄淡然迎上他的目光,手心里蓝曦臣的手腕,好像一下子热了起来,竟是有些烫手的地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松开,在众人一干摸不着头脑的眼神中缓缓走回原位。

而这时,《安魂》也已吹奏完毕,蓝曦臣从容不迫向柳瀚点头致意,这才坐回江澄身旁。

“多谢。”刚一落座,他就急切地在江澄耳边开了口,气息多少有些不稳地吐露在江澄耳侧,江澄不着痕迹地偏了偏头,只道了一句:“等会儿再找你算账。”

蓝曦臣则是虚心点头,表示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这场有惊无险的插曲在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情况下落幕,丧宴还在继续,柳瀚很快便结束了哀悼,众人纷纷在一片沉默中进餐。

江澄则在吃完之后拭干净嘴角,一撩衣袍便起身离开了丧宴,蓝曦臣在其之后,嘱咐了浔恃一些细节,就跟着找了过来。

评论 ( 24 )
热度 ( 1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