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晓】喜不喜欢你心里没点B数吗?!

来自军训大一狗开的脑洞。

短篇 纯甜 互撩

教官晓星尘x学员薛洋

Part.1

薛洋刚进高中的时候,就面临了人生一大难题——军训。

他真的,非常、非常、不想去。可是金光瑶警告他必须顺利毕业,所以军训必须去。薛洋想:这真是一件非常妈卖批的事情。

然而再怎么挣扎,时间也不会停下它向前的脚步,很快便到了军训的日子,薛洋被迫从床上拉起,穿上了军训服,背上了拉练包,坐上了去往兰陵第一部队的车。

把棒棒糖咬的嘎吱嘎吱响,薛洋生气地想了几百种大闹军营的法子,刚想和金光瑶报备一下,哪知金光瑶头都没回就到:“不行,别问我,不可以。”

薛洋更加气了。

金光瑶道:“平日里在校内校外,随便你怎么作恶。但这里是部队,里面都是正经训练的军人,你要是被毙了,我可没办法帮你。”

薛洋不在乎道:“切,他还真敢拿枪顶着我不成?不把这里闹个鸡飞狗跳,你薛爷爷名字倒过来写!”

金光瑶摇了摇头道:“别太过火。”

薛洋满口应下,心中却想到:“到时候闹起来,可不是你一个人能控制的了的。”

几个小时过去,薛洋屁股都坐疼了,才终于到了传说中最严厉的兰陵第一部队。

刚下车,他棒棒糖的棍子都还没来得及吐,就被震天响的吼声吓了一跳。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薛洋悄悄问了问金光瑶:“我们也要那样?”

金光瑶:“不然你以为呢?”

薛洋骂了句艹,觉得这行为简直傻逼,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然而他并不知道现实由不得他。

薛洋背着包和他一个班的兄弟们被带到了他们的宿舍, 一看,嚯!可以!与其说是床,不如说是块木板。

薛洋把包一放,倒是不怎么介意,毕竟更差的他都躺过,这种地方又有何惧?只是不知道等会儿集合的时候回分到什么样的教官,最好耐|操一点,不然军训还没完,教官就该被他玩坏了。

就在此时,外面的哨声突然响起——紧急集合!

薛洋不紧不慢地看着周围人着急忙慌地放下手里的事情跑出去集合,自己悠悠坦坦地走出宿舍,坠在人群后面。

突然一个温润的男声在他背后响起:“这位同学怎么了?找不到自己的班级了吗?”

薛洋转了转眼睛,转过去道:“你哪只......”

他本来是想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学生的?然而话未出口,便被来人惊艳了目光。

那人着军服正装,衬衫领口一丝不苟,皮带勒出的窄腰看了便让人浮想联翩,一双长腿下的皮鞋也是擦得锃亮,而更加重要的是,军帽下面的面孔,剑眉星目,挺鼻如峰,微薄的唇带着点粉色,让人看了有接吻的冲动。薛洋甚至能听到那一刻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他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微微歪了歪头,露出一个略带痞气的笑容道:“是啊,我找不到了,不过,这位大叔你谁啊?”

晓星尘微微低头看着面前容貌不凡的少年,皮肤白皙,身形略显单薄,眉目间俱是顽劣之气,一双小虎牙和灵动的眼睛让人觉得他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倒是挺可爱的,晓星尘内心评价到。

晓星尘并未去介意薛洋对他的称呼,只道:“我是你们这次军训的副总教,你是哪个班的?”

薛洋挑了挑眉,副总教?可以啊,一来就遇上一个大家伙,这人看着年纪不大,没想到还是个副总教,长得......还挺合他胃口的。

薛洋道:“我一班的,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啊?”

晓星尘听着他反问,一时被逗笑了,好脾气地道:“我是兰陵一连一班的。我叫晓星尘。”

薛洋抬手拍拍他的肩,道:“可以啊大叔!我们挺有缘的,都是一班!你的星尘是哪两个字?”

晓星尘不厌其烦地道:“星空的星,尘土的尘。”

薛洋点点头,大手一挥道:“哦!那我就叫你小星星吧,爷记住了。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一班在哪里?”

待晓星尘给他指明方向后,薛洋还算礼貌地跟他道了声再见,就往自己的大本营去了,等他走的远了,晓星尘才想起来自己还没问他姓名,无奈薛洋已经走的没影子了。

算了,反正等会儿还会再见到,毕竟,他可是一班的教官啊。

我又开新坑了!激动地搓手手.jpg
这次是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军训题材,算是给接下来的校园paro热热手吧。
白嫖了这么久终于上交党费了,晓薛晓有那——么好!!!【悄悄咪咪说其实还想写双教官设定。】
以及,本篇因为比较短【大概】,所以尽力日更。每章1000字左右。【插旗】

评论 ( 6 )
热度 ( 9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