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捌

本章是过渡。曦澄的【友情】有进一步发展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

【捌】
江澄的认知中,蛊虫是一种邪术,虽然他并未接触过,不过江家的卷宗中有提到过因被下蛊而惨死案例,蓝曦臣倒是从藏书阁中翻过的卷宗中回忆起了苗疆女子以蛊绑住自己的心上人的事迹。

即便如此, 江澄还是觉得荒唐,喜欢与否,居然可以由一只小小的虫子来决定。

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一夜未眠,好歹还是将大体方向定了下来。窗外透过微微晨光,江澄看到蓝曦臣疲惫的双眼,忍不住道:“你去休息吧,天才刚亮。”

蓝曦臣摇摇头道:“没事,蓝某并无大碍,只是不太习惯......这种感觉。”

江澄看他微微有些窘迫的样子,勾了勾嘴角,蓝曦臣见江澄虽然彻夜未睡,但却显得十分精神,丝毫看不出困倦的痕迹,便好奇问道:“看江公子的样子.......是经常如此吗?”

江澄一颔首,道:“打小我就和魏......魏婴看惯了云梦江两岸三更的灯火,现在处理事情更是家常便饭。”

蓝曦臣假装没有听出他的停顿,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想来江公子还是要注意休息的好,虽说身体并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但长此以往,对精气神都会有损害。”

江澄下意识摆摆手道:“知道了,你怎么跟我姐似得。”

此言一出,两人均是沉默了,江澄是被自己戳了心口,蓝曦臣是回想起了那些发生在云梦双杰身上的事情,顿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然而不等蓝曦臣开口,江澄便道:“我自己嘴快,怪不得你,你还是去睡一会儿吧,盯梢我来就行。”

蓝曦臣闻言,正色道:“江公子,蓝某虽然没什么大能,但好歹也是一个顶点用的人,江公子你大可不必如此将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蓝某会一同与你承担。”

江澄心口一震,面色却是不改。他自然分辨的出蓝曦臣的真心诚意,也因此而被触动。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有什么事情,他同他一起承担。

不同于魏无羡对他的一人独挡,不同于金凌对他的迫切帮忙,不同于门生对他的尽职尽责。这是自他撑起江家以来,第一次有人告诉江澄,有事我们一起解决。

江澄正是从这一刻开始,真真正正地将蓝曦臣看作了朋友。

蓝曦臣见江澄沉默不语,以为是自己唐突了,却听得江澄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记着你说过的话,不要忘记了。”

蓝曦臣一笑,道:“自然不会。”

江澄又问道:“今日你于柳家可有事否?”

蓝曦臣点点头道:“出殡就是在今天。”

江澄立马起身道:“什么时辰?你怎么能不早说?!”

蓝曦臣看他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还未到时候,江公子莫急,赶得上。”

江澄闻言哼了一声,道:“你倒是不紧不慢的,今日我与同去吧。你且先去叫江溯起来。”

蓝曦臣温声应下,便转身出去,进了自己的房间,却发现江溯早已洗漱穿戴完毕,站在床前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蓝曦臣道:“浔恃,身上的伤如何了?”

江溯恭敬行上一礼,道:“多亏蓝宗主,江溯已经无碍了。”

蓝曦臣道:“那就好,今日我与你江宗主要一同前去柳家出殡,你要去看看柳公子否?”

江溯迫切地点点头,自从柳公子大喜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得以见到这位善心人了,这次再相见,他却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于是两人安置好雨杏,便同一直在等候的江澄出了客栈。

说来也奇怪,昨日还是烈阳高照的天气,今天却是阴云密布,气压低的让人胸口发闷。指不定过一会儿就会下小雨。

江澄一行人皆换了一身素白衣衫,然而两人眉目被衬得越发秀气俊朗,让路人频频侧目。

待到了柳家大门,蓝曦臣便道:“还要劳请你们在门口等候一下,我去向柳公子说明一声。”

江澄扬了扬下巴让他赶紧去,江溯则回应了一声“是”。

两人站在门外,江澄借机将目光所及之处都观察了一遍,柳家作为一个平凡的百姓家族,可以说算的上比较富裕了,之间偌大的宅子,正门两边的白墙青瓦上都挂了做工上好的白绫,绢花更是挂满了正门,正在进出的下人们都同一着丝绸白衣。

这个柳公子作为这个家族的少主人,必定少不得心眼。

就在此时,蓝曦臣已经复返,身后还跟着一头系白绫的清雅公子,眉目间俱是书生气。

蓝曦臣一拱手,引荐道:“柳公子,这便是我同你说的江澄,江晚吟公子了。”

柳公子恭敬对江澄作揖道:“早听蓝先生提起他有一好友风姿过人,今日终于得以一见,在下柳家柳瀚,柳罹散。”

江澄一拱手道:“久仰柳公子大名,在下江澄江晚吟,今日冒昧来访,望莫见怪。请柳公子节哀。”

柳瀚摆摆手道:“自然不会,倒是我无法好好招待你们,实在抱歉了。对了,这位是?”说着,柳瀚看向江澄身旁的江溯。

见几人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江溯也不胆怯,只对柳公子施礼道:“柳公子,不知您是否还记得三个月前桥下的小乞丐。”

柳瀚先是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又仔细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地看着他道:“竟是你?!你后来伤势可有好些?那天走得急,带的银两少了些,不知够不够......”

江溯见他还记得,略有些激动地道:“多谢公子挂心,江溯现在不仅没有了大碍,还有了新的名字。”

柳瀚自然明白江溯能变成现在这样,少不了江澄和蓝曦臣的功劳,于是冲着两人又是行了一礼,道:“柳某力薄无可奈何,在此多谢两位解救出这孩子了。”

江澄与蓝曦臣不约而同道:“不必如此多礼。”

两人对视一眼,蓝曦臣微微一笑,江澄则是别过了眼去。

柳瀚将两人默契看在眼中,倒是觉得这两人是真好友。眼看还有许多事情要置办,他便道:“今日真是对不住,无法亲自招待你们,我这便唤家丁来,让他们带你们在院中走走,聊以解闷。”

 江澄三人谢过柳瀚后,他唤来一个模样似是管家的家丁,交代了一番后便先行离开了。

那家丁先鞠了一躬道:“蓝公子,江公子,请随我来。”
他们一行人进了正门,一路上都是所见之处都是素白,让人心生悲凉,并没有什么可看之处,然而三人都未说什么,只闷声走路。

然而突然按家丁脚下路子一转,通过一个圆形拱门后,视线便突然开阔。

江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这是一个范围与精细程度都属上乘的园林,脚下全是由洁白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常有不同颜色的石子作各种图案,路旁佐以各色鲜花。一路向前,便是一个颇未精美的人工湖,上有荷叶荷花飘摇,内有百许锦鲤游泳,只不过现在还未到花季,因而放眼便是一片绿荫,甚是养眼,湖中有一小亭,飞檐尖顶,甚是好看。湖边还有一栋独屋,红木灰瓦,一见便是供人吃茶下棋的闲适之所。只不过其上竟然并未挂任何白绫。

江澄挑了挑眉,便听得那家丁介绍道:“这里是少爷吩咐我带三位来的地方,几位便在此好生休息一番,小的这就去准备茶水茶点。”

江澄一看,立马朝蓝曦臣使了个眼色,蓝曦臣会意,立马上前道:“劳驾,请问这里是?”

家丁回道:“这是柳家别院,是我家夫人和少夫人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少爷说不想让她们看到这里失了生气,因此并未布置。三位可以在此随意逛逛,好等待接下来的酒席开始。”

蓝曦臣点了点头,道了声谢,家丁便先行退下,只留三人面面相觑。

江澄望了望周围,道:“这里用来招待上门客人,倒是合适。这个柳公子也是个有心人。”

蓝曦臣点点头,道:“不如我们移步亭中,再商量具体事宜?”

江澄道:“我倒是对那间房子比较感兴趣,不如去那里看看?”于是便先迈开了脚步,沿着湖边向那里走去,蓝曦臣无奈地笑笑,和江溯一同跟上。

江澄边走还边同蓝曦臣道:“他们这儿的荷花还行,不过比不得我们云梦的。”

蓝曦臣:“嗯。”

江澄道:“你‘嗯’什么?你又没去过云梦,你怎么知道我们那儿的荷花好?”

蓝曦臣笑道:“去过的。”

江澄怀疑地道:“嗯?你居然去过?我竟不知?”

蓝曦臣道:“是有去过的。射日之征的时候。我与忘机,还有你,一同商量对策,便是在那。”

江澄沉默了一下,咳了一声,道:“哦,那个时候啊,事情太多了,记不得了。”

蓝曦臣笑笑,给他圆场:“我知道,那时比较混乱,等回首的时候,定然是有许多东西在不知不觉中遗忘的。不是有意,而是不小心。”

江澄哑言,看了蓝曦臣一眼,见他同往日挂着一样的笑容,刚才说的话却带了点情绪。

江澄道:“那时我们几岁?十七?十八?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记着。蓝大家主的脑子就是拿来记这些无聊的事情的?”

其实说归说,经蓝曦臣这么一提,他也想起来了。彼时少年心性的撕心裂肺,让他强憋着一口气,一定要把江家撑下去。蓝家也是他找来的支援,毕竟十三四岁的时候他们还有点同窗情谊,蓝氏双璧又是人中豪杰。当时就是他们三个少年,在云梦支离破碎的江家,策划了射日之征中闻名的反击战。

蓝曦臣温声道:“你十七,忘机十九,我二十五。”又道:“那不是无聊的事。”

蓝曦臣一本正经,江澄却莫名觉得脸上有些烧,赶紧摒弃那些不太对劲的感觉,他道:“哼,记得越多,烦恼越多,人还是不要记那么多细节的好,只会徒增烦恼。”

蓝曦臣点点头,却是并未回话。

江澄瞥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不想再去管,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下一章

关于年龄:只记得大概了。如有记得小伙伴请告知一声,感谢。
关于更新:大一狗要被拖去军训了。所以很可能是最后一更x国庆前最后一更。

评论 ( 26 )
热度 ( 1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