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柒

本章有两个直男无意识互撩。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柒】

待回到客栈,蓝曦臣便先行帮带回来的孩子疗伤上药,江澄则是在更换了雨杏的药之后,将蓝曦臣采集到的药汁与取得的水拿去细细探查。

待到晚膳时刻,三人一狗再聚桌前,孩子已经换上了干净衣衫,洗去了身上的污渍后,寡黄的脸蛋和瘦骨嶙峋的身躯使他显得越发幼小,怎么看也不像他所称的十四岁。

蓝曦臣道:“问了情况,说是很小的时候就呆在这里了,没有名字。殴打和乞讨是家常便饭,像他这样的孩子一共有二十个,然而最近他的弟兄却一个接一个的失踪,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人了。”

江澄淡淡喝了口茶,摸了摸一旁趴在椅子上啃骨头的雨杏,闷道了一声“嗯”以示自己知道了,只不过他内心十分后悔方才没有将那个大汉就地处决。

江澄复而看向那个孩子,见他虽然瘦得跟竹竿一样,眼神却是闪着灵光的,心下一动,放下茶杯问道:“我且问你,你是想回到那个地方,还是——跟着我修行,入修仙界?”

此言一出,蓝曦臣和孩子均是惊诧不已,很快蓝曦臣便反应过来,心下道江澄此人真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好,于是脸上笑意越发柔和。

然而江澄却没有注意到他,只盯着孩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那小儿被江澄一问,无法置信地愣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好。江澄见状眯眼,声音带了些许不悦:“怎么?不愿意?还想回到那个地方?过那样的日子?”

小孩立马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张了张口,声音稚嫩却嘶哑,似乎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样子:“我不想回到那里,只是,只是我......”

江澄看出他心中所想,只道:“不必多想,我说你能修炼,你就能修,不论之前不论身份,只要你想,只要你敢!”

言已至此,那小孩立马起身跪地,冲江澄深深拜了一拜:“谢谢......谢谢大仙!”再抬头,眼中已噙了泪,他以为此生将永远黑暗,但江澄和蓝曦臣的出现,给他许久不见希望的世界带来了一丝光明。

江澄看着他跪下去,欲言又止,最后只道:“我不是什么大仙。赶紧起来,动不动就跪,像什么样子,从今往后,除了找到你亲生父母,一个都不许跪!”

孩子却摇摇头,道:“大侠已算得上我再生父母,又何来不许?”

江澄被他此言一噎,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只余光瞥见蓝曦臣越发明显的笑意,转而把矛头对准了他:“蓝曦臣!你别以为我没看见,笑什么笑!”

蓝曦臣握拳抵到唇边咳了咳,算是把笑意收敛了一点,便正色道:“我这是在为江公子门下又添一聪慧子而感到高兴,并无嘲笑之意。”

江澄才懒得理他,强行化解了尴尬后转头对站着不知所措的孩子道:“站着干什么?我江家还没有下属要站着吃饭的道理。”

孩子连忙要坐下, 江澄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他:“等等,我问你,你今后可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孩子一怔,随即立马道:“我想变强,寻回我那些失踪的伙伴,救出其他人,寻回我的亲生父母!”

江澄点点头,心道此子果然不负他那双灵动的眼睛,是个好苗子。因下便道:“好!那就给我好好记着你想做的事情,我姓江名澄表字晚吟,是今云梦江家家主,如今你入我江家门,便跟着我姓江罢。至于名与字......”

孩子立马拱手道:“但凭宗主做主!”

江澄“嗯”了一声,却侧头看向一旁的蓝曦臣,道:“你不是取名厉害吗?你来给他想。”

蓝曦臣眨了眨眼,反应过来这是江澄在为之前雨杏的事情小小报了个仇,当下便笑道:“江公子......”

江澄却不等他说完,径直对着孩子道:“这位是鼎鼎大名的姑苏蓝氏的宗主,蓝涣蓝曦臣,他给你取名赐字,不算亏。”

蓝曦臣接收着小孩闪着期待的目光,无奈只得应下,仔细琢磨半晌,才小心问道:“无父何怙,无母何恃,你欲寻你伙伴与父母,那便唤你江溯,字浔恃,可好?”

说着食指沾了沾茶水,将字都写与江澄和孩子看。

江澄看了看,倒是没说什么,转头看向那个孩子,只见他颇为感激地冲着蓝曦臣施了一礼,道:“多谢蓝宗主,江溯感激不尽!”

蓝曦臣带着温和笑意道:“好了,说了这么久,你也饿了吧?我们快坐下来吃饭吧。”

江溯连忙点了点头,坐于两人中间,动作举止虽然还有些生疏,但却看得出其落落大方。看来此子之前一直在藏拙,如此,倒是一个可教之才。

原本,江澄只是为了更多了解北川情况才动了将江溯收入门下的心思,如今看来,说不定日后又会添一得力助手,因此他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江澄本就是性情中人,平日板着脸只不过是为了震慑下属。而私底下,面对着蓝曦臣,或者说面对朋友,他也会有些许的放松,举止神情都肆意了不少。

这点松动又如何能逃过蓝曦臣的眼?一顿饭下来,趁着江溯非要将碗筷残羹送下楼去的当口,只听得蓝曦臣不经意的道:“江公子,你还是多这样放松的好。”

江澄一愣,忽然意识到这是自己当上家主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吃的饭。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吃的这么放松的一顿饭。

蓝曦臣又道:“从很久之前在下便觉得,江公子生的这般好看,若是多笑笑会更好,长久皱着眉头,这里都有了些许痕迹了。”说着轻轻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额间。

不知怎地,虽然那手指触碰的不是自己的额头,江澄却莫名觉得额头有些痒。他不是第一次听别人说他长的好看,却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多笑笑会更好。

江澄一挑眉,冲着蓝曦臣勾起一边唇,笑道:“像你那样一天到晚的笑吗?那我还是宁愿一天到晚皱着眉。”

蓝曦臣原本以为江澄并不会听,因此也做好了被说的准备,然而江澄这一笑真是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只连忙压下心中波澜,道:“不,不必,这样就很好。”

江澄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之间连原本准备好的反讽的话语都噎在了喉间,恰在此时,方才离去的江溯复返,江澄下意识正色应了他的问安,而蓝曦臣在一旁看着那丝笑意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竟觉得有些可惜。

江溯坐下来,江澄才突然想起今天收他入门下的目的,连忙帮刚才的一切抛之脑后,对江溯道:“江溯,我问你,你可知那药铺让你们往百姓草药中放的都是什么?”

江溯仔细回想了一下,才道:“看起来是非常普通的草药,但是沾水即化。我们平日并没有机会接触到它们,只有药铺的老板告诉我们要放哪里,才会拿到两棵。”

江澄皱了皱眉,问道:“每次都是两棵?毫无例外?”

江溯点点头:“是的,每次都会向两个人的饭食和药草中投放,且都是一男一女。”

江澄心中一动,似是抓住了什么关键,他抬眼与蓝曦臣对视了一下,双方都心如明镜,他连忙追问道:“那依你之见,通常被下药的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

江溯沉思了一下,只喃喃道:“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有的是邻居,有的甚至......” 突然,他猛地抬头道:“爱慕!”江澄心下一紧,问道:“爱慕?”

“是的!”只听江溯快速地道:“有时是女子喜欢男子,或者是男子喜欢女子,有时是互相爱慕却双方都不知道,对,没错,没有例外!”

江澄赞许地看来一眼江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做的很好。”他看向蓝曦臣,道:“看来,解决吐花之症的关键就在此处了,这些孩子都是他们的暗线,一旦发现有谁有患此症的征兆,便派他们去将那东西投放下去。但是,到底是何种草药,能解决修士也无法治好的病?”

蓝曦臣摇摇头:“抱歉,在我的记忆中并搜寻不到类似这种功效的草药。”

江澄道:“也罢,看来只能从发源地寻找了。”

蓝曦臣点点头,又看向江溯,问道:“浔恃,你可否知道北川城的柳家?”

江溯略微回想了一下,道:“有印象的,柳家的公子是个善良的人,每每见到我们,都会施舍些银两。”

蓝曦臣又问:“那你可否记得,柳家公子和他妻子是否有被下过此药?”

这次,江溯足足想了好几息,才道:“我记得......那是在四个月前的事情了,当时是我们中的一个小伙伴去的,他回来之后还得了好大一袋银两,说是那个柳夫人给的。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在了。”

蓝曦臣道:“是那几个失踪的孩子之一?”

江溯点点头。

当下蓝曦臣便有了思量,看向江澄,江澄摇摇头示意自己并无其他可问的,于是蓝曦臣便道:“天色已晚,江溯你身上还带伤,快带着雨杏去对面那间房歇息吧。”

江溯应了声是,小心翼翼地抱起雨杏去了蓝曦臣的房间。目送着他离开之后,江澄突然问道:“你让他住你的客房,那你睡哪儿?”

蓝曦臣道:“我只需在房间中打坐一晚便是,多谢江公子关心。”

江澄脱口而出道:“我才不是关心你!”完了之后又有些懊悔自己嘴快,这样不就显得有些做贼心虚?

蓝曦臣现在对于江澄已经有了趋于看清楚他的真实想法的技能,只笑了笑道:“是了,我知。”便坐下来要同江澄探讨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江澄虚咳了一声,坐了下来,回想起刚才得到的消息,摇摇头,还是觉得荒唐无比。“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没想到吐花之症,居然是这样的病因.......”

蓝曦臣道:“现如今也并非完全肯定,兴许还有什么浔恃遗漏的地方,只待我们去探查了。”

江澄皱眉道:“先不提这个,我且问你,你可否相信,能危及人性命的病,居然是因为心悦他人,而他人却不知所患?”

蓝曦臣点点头道:“确实有些荒唐了,但是江公子不觉得,这病本身也就足够奇怪吗?人体中产生花瓣,最后化作花瓣而死。这症状可以说的上是从未有过了。”

江澄顿觉有些头疼,事实上在接触到这个病时他便觉棘手,如今看来当初的他还是把它想的太单纯了。吐花本身就奇怪不说,北川城的药铺发放的是什么也毫无头绪,一个接一个的谜团让江澄有些烦躁。但只持续了那么一小会儿,江澄便重振了旗鼓,仔细排查起自己所认识的草药灵力起来。

蓝曦臣自然看出江澄的变化,心下赞叹了一句,便拿过那两份水样探查起来。

两人一同探讨,直到三更,才堪堪将方向定在了蛊上。

下一章

关于剧情:我已经死逻辑了:(
我现在只想他们谈恋爱不想他们去探讨花吐症的设定了。难受。

评论 ( 13 )
热度 ( 10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