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陆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

 

【陆】
是日,江澄睡到日上三竿才堪堪醒来,昨晚的暴雨似乎带走了乌云,隔着窗户江澄都能感受到外面阳光的热烈。

他起身来不及去穿衣洗漱,便被一旁茶桌上摆好的还散着热气的几盘菜式吸引了注意力,都是辛辣口味的,一看就是人精心准备的。

江澄揉了揉眉心,虽然在江家也有下属为他准备午膳,但是如果把人换成了蓝曦臣,这感觉就有点怪异了。

然而怪异归怪异,不得不说蓝大家主真是细心至极,贴心极致,江澄修整完毕,便发觉桌上的菜都是他喜爱的样式,而他与蓝曦臣不过共进了几次餐饭,口味喜好便被摸得清楚,这七窍玲珑心也是让人叹服,想来他一定能弄清楚柳家秘辛。

而他,也不会甘于落后。

江澄出了客栈,便径直往药铺赶去,只不过这次他并未直接进入正门,而是躺卧在药铺后院的一棵梧桐树上,看似是午睡,实则随时关切着后院那群孩子的动向。

江澄躺了一个下午,倒是叫他观察出了点猫腻来。那间小平房里的孩子们也不是随时都在进出,而是有某种规律的行动。有时是被鲁莽大汉吆喝着上街,有时则是悄悄跟着那刚拿了药草的百姓走动。

江澄略一思索,想来特殊点应该是在那些拿了治疗花吐药物的百姓身上,否则为什么这些隶属于药铺的乞儿要跟着他们?

江澄正打算下树跟上去一探究竟,却眼尖见不远处,一蓝白身影缓步走近,步履自带风度,面上温和笑容,正是蓝曦臣。

还不等他反应,蓝曦臣便已走到树下,树影斑驳,映在他的脸庞上颇为好看,他略微抬头对着繁茂的树叶丛笑道:“江公子,今日可有收获?”

江澄冷哼一声,从树上一跃而下,落于人身旁,抬了抬下巴道:“还算有所得。你呢?这么闲散,柳家怎会留你?”

蓝曦臣笑容不变:“柳公子正忙于筹备丧礼,不便招待我,嘱于我随意走动,于是这便来了。”

江澄听他是随意散步而来,挑了挑眉,道:“地方还挑的挺准,这里便是昨日我同你说的那个地方了。”

蓝曦臣点点头,道:“能感受到我那钱袋的灵气,正是在此。”

江澄眯了眯眼,道:“我欲去探查一番情况,你要一同来否?”

蓝曦臣一挽袖,笑道:“若是江公子不嫌我碍手。”

江澄瞥他一眼,转身便走,蓝曦臣欣然跟上。

二人虽看起来是散步的样子,实际早已收敛了气息,脚下没有半点声音,他们紧跟着那正在跟踪别人的乞儿,一路来到了北川城山脚下的一户普通人家的院子中,那收了药草的女子,进屋便烧起了热水,看样子是要即刻将药服下,那乞儿就躲藏在厨房的窗沿下,却不被人发现,想来是颇有经验,江澄与蓝曦臣对视一眼,纷纷转到女子院外的高树上,将所有情况一览无余。

那姑娘待水烧开,便将药包放进去煎煮,并双手合十念叨着什么。凭他们俩的听力,自然是能听到那女子的碎碎念,不外乎是什么保她姻缘,想要隔壁的刘姓大哥心悦她之类的话语。

期间那乞儿一动不动,就窝在窗沿下,仿佛睡着了一般。在女子去了正院之后,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头,揭开药锅往里面丢了什么东西,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以江澄的眼力自然看的清楚,那分明是一只二指节长的虫子,褐色如同普通药草一般,至少普通人是无法将其与真正药草辨认出来的。

他和蓝曦臣对视一眼,颇有默契的一人飞往女子院中,一人追上那乞儿。

江澄跟着那个孩子,却见他并未原路返回,而是去了女子隔壁院的那位刘大哥家中,同样是趁其不备,将一只虫子丢进了院子的水缸中。

江澄静静待他离开,这才隐匿了身形上前查看,却见那水缸之中,清澈见底,丝毫没有任何虫子的身影。

江澄皱了皱眉,意识到事情的复杂,于是取了水缸中一瓢水装好才离开,同蓝曦臣汇合。

没想到蓝曦臣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待他用灵力探查那锅药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任何虫子的踪影,于是也采集了些许药汁用以研究。

两人心知这可能就是那能治疗花吐的关键,心下便有了定数,于是齐齐返回到那间平房前,正欲观察一番,却见昨日那碰瓷江澄的小孩儿从院子中跑出,手中紧紧握着什么。

不待两人上前询问,便见一大汉紧追而出,一把揪住孩子的臂膀将他提溜起来,粗暴地抢过他手中的东西,正是蓝曦臣昨日“丢失”的钱袋。

那大汉骂骂咧咧地把钱袋塞进衣襟里,反手就是一耳光打在小孩儿脸上,小孩子被打得狠了,却不反抗,只想伸手去够那个钱袋子,大汉见他死性不改,扬手还要再打,江澄杏目一凌,几步上前便拉住那大汉,大汉转头,见是江澄,心下一惊,想抽手退开,却怎知江澄握的越发紧了起来,手臂几欲断裂。

大汉霎时不敢再对江澄怒目而视,方才满口脏话的嘴倒是叫起了饶命,江澄又怎会理睬,反手一劈便让那大汉放开了孩子,蓝曦臣连忙上前救下,抬头就见江澄已将大汉踹翻在地,足尖点着大汉胸膛让其动弹不得,居高临下地道:“欺软怕硬,有什么好活?不如死了的好!”

大汉听得此话,吓得连连求饶,抛形象于不顾,看了便令人恶心。江澄微微倾下身子,拎出蓝曦臣的钱袋往后抛还给它的主人,继而反手就是一巴掌,将地上躺着的人抽得头晕脑胀,随后厉声道:“渣滓,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打断你的腿!”

大汉从江澄脚底下缩出,头也不敢回地跑了。江澄嫌弃地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尘,转身便见蓝曦臣和被他救下来的孩子一起盯着他,江澄挑了挑眉:“怎么?”

蓝曦臣率先回神,摇了摇头,脸上笑意越发明显,只道:“江公子嫉恶如仇,英姿令在下钦佩。”江澄一愣,顿时有些不自在了起来,只是他面上不显,道:“举手之劳而已,你怎么样?”后一句是对着蓝曦臣扶着的孩子说的。

那孩童见江澄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倒也不怯,只是盯着江澄不说话。

见状,蓝曦臣接过话头道:“他的手臂又脱臼了,身上还有数道伤痕,太过瘦弱,只能静养。”

江澄皱了皱眉,心道自己是不是又一时手快捡了个麻烦回来。蓝曦臣似是看穿他心中所想,只道:“江公子侠义心肠,蓝某深受影响,这孩子不如就交由我来照顾,也可以知晓更多情况。”

此言一出,江澄也不再犹豫,便已颔首,算是同意,看向那孩子道:“你可愿意同我们走?”

那孩子一愣,没想到江澄会问他意愿,一时间呆住,江澄咂了下舌,又重复了一遍,孩子才点点头,算作同意。

蓝曦臣看着江澄柳眉杏目,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做的却都是些善良心肠的事情,便对此人的口是心非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心下一动。江澄抬眼,便正对上蓝曦臣的柔和目光,一愣,瞪了回去。“看什么?你自己说的要收留他,可不要反悔。”

蓝曦臣莞尔道:“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自然不会食言。”

江澄听着这话,总觉得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样,兀得想起许多年前,年少的魏无羡也曾对他许下扶持的诺言。然而如今,誓言落空,他家人散尽,世间唯有家族和金凌可牵挂。

蓝曦臣不知自己一句话便勾起江澄伤感,见江澄面色不愉,还当江澄是有什么不舒服,因此便道:“天色不早,我们快回客栈休息吧。”

江澄回过神来,闷道了一声“嗯”,便率先转身回去了。

下一章

评论 ( 23 )
热度 ( 1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