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The past redemption 1-2

CP太中

文野原背景

短篇 互相救治 先虐后甜 HE

*梗源于生活

*有跑龙套的原创角色

*关于太宰离开黑手党的剧情私设颇多

*医理知识自查,如有问题请务必务必指出,感谢

Part.1
       中原中也趁着红叶大姐转身出去的那一秒钟,迅速从抽屉里摸出自己留下来的私货,咬着烟嘴点燃了它。

       许久没有闻到烟草的味道,这让他时不时浑身无力,没有精神,只有在没人的情况下才能偷偷抽一支,聊解烟瘾。

       轻吸一口闷入肺中,烟雾没敢停留太久,便从嘴中兜转漫出。中也微昂着头,靠在椅背上,看苍青色的烟雾腾跃而上,模糊了他的面容,飘摇,翻转,最终消失不见。

       津岛修敲门进来的时候,闻到熟悉的烟草味道后,有些紧张地看了看门外道:“中原前辈,红叶大姐她吩咐过……”

       然而不等他说完话,便被中也抬手制止,他叼着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道:“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说着中也看向他手中的文件,挑了挑眉道:“有什么紧急事件?”

       津岛修见他不愿谈及此事,只得先按下不表,把手中文件呈到人前。

       “是,这是之前黑蜥蜴收复的那个组织的善后工作。”

       中原中也摁熄了还剩半支的烟,接过津岛手中的文件一目十行地浏览了一遍,最终停留在最后一条注意事项上。

       “有异能人员逃离?”

       津岛点点头,言简意赅地道:“一个,有人相助。”

       中原中也敏锐地捕捉到了津岛平静语气下转瞬即逝的异样,他抬起头直视着这个得力下属的眼睛,上位者的无形施压让他看起来惊滟而又危险。

       很快,他便知晓了那不平常源自何处。

       “谁?”

       “……太宰治。”

       许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的中原中也在津岛说出来的那一刻不着痕迹地一颤,他感到一阵眩晕,不知是来自那又开始作妖的胸痛,还是来自于沉寂许久的心。

       他在不自知地冷笑。这个名字连同这个人,有多久时间没有在自己的世界里出现过,杳无音信地仿佛已经离世。然而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偏偏在这个时候,太宰治带着他的背叛和他的名字,再一次以嚣张而让人猝不及防的形式回归。

       中原中也眨了下眼,蔚蓝色的大海企图掩饰自己怒而将起的波浪。

       他还是用着平日里公事公办的语调问道:“哦?怎么是他?那家伙不是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津岛却莫名听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他道:“有目击者,是太宰治以前的部下,芥川前辈。据说,他还同他说了一句话。”

      中原中也撩起眼皮,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津岛,道:“什么?”

       “我回来了。”

       即使津岛这样平淡地念出来,中原中也都能想象出那个家伙说这句话的表情,一定是带着三分戏谑和七分掌控一切的骄傲,让人看了就想揍他的那种。

       中原中也突然问道:“首领那边的命令?”

       果不其然,津岛道:“带回来,交给红叶大姐。”

       中原中也勾起一抹惊艳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笑,道:“了解了。”

       等津岛走后,中原中也刚才强压下去的烦躁情绪才翻腾而出,他看了看方才被他摁熄的半支烟,想要捡回来重新点燃,手伸到一半又放弃了。

       虽然那是他最后一根存货,但是再怎么说,抽已经被丢掉的烟也太不讲究了一点。

       意识到自己失了冷静的中原中也“啧”了一声,他一边对自己说着“中原中也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一边走向了办公室的休息间,脱了外衣,放好帽子,躺在那张颇为舒适的床上,仰头盯着天花板直到眼睛变得酸涩,才不得不闭眼叹息了一声。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了?那条死青花鱼……

       中原中也的胸口又开始闷中发痛,让他不甚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突然听到那个人消息,因此牵动起了胸口左侧的钝痛。

       在独有他一人的空荡房间里,中原中也失了平日形象,带着烟草味道的右手,按在了胸膛左侧,熨烫的一丝不苟的白衬衫和马甲被他弄皱,他却无暇顾及。

       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找到太宰治,然后……

       然后怎么样?

       首领说,要交给红叶大姐。

       那就这样吧。红叶大姐的审问小组,一定能让他说出来……

       当初背叛的原因。

        中也向上昂了昂下巴,企图通过拉扯与呼吸来抵抗过这阵疼痛,不知是这样做起了作用,还是他的大脑一片混杂,让他连疼痛都无法顾及了,他很快便陷入了浅睡之中。

       次日中也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堪堪过五点钟。虽然还早,但中也却很清醒。睡眠果然是恢复身体机能的最好方式,中也已经从昨日那极其少见的混乱状态中恢复了过来。睁眼便是湛蓝色的锋芒,而后缓缓收刀入鞘。

       将自己打理到与平常无二的样子,中原中也便开始继续处理昨天未处理完的事件。一般来说,他喜欢把纸面文件搞定后,再出门行动。

       忙碌总是使时间过的特别快。中也从满桌白纸抬头的时候,齿轮已经指挥着时针指向了八点正。

       中原中也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腰肢,下意识要去摸西装夹层中的烟,摸个空之后才想起来自己的烟早就被红叶大姐收缴了。

       正当中也在为烟瘾犯了而感到困窘的时候,他的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而后便见红叶大姐推开了门,中原中也愣了愣,下意识地站直了迎上去:“大姐,今天很早哦?”

       即使是早起,尾崎红叶的妆容装束依然完美的挑不出一丝瑕疵,她款款走来,带着着不可侵犯的美艳气场。

       “看起来你比我更早的样子。”红叶审视了一下中也的精神状态,发现对方非常的清醒,这才满意地从手袋中拿出一个东西。

       看着自家大姐将一个约有两指节长的精致木质水滴形吊坠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中原中也向红叶递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尾崎红叶扫了眼中也办公桌上的烟灰缸中的残骸罪证,了然地道:“知道你戒烟困难,给你拿了点其他的代替品,没什么副作用。”

       中原中也接过那个小玩意儿,拧开顶端的盖子闻了闻,一股浓郁烟草混合着花香的味道扑鼻而来。

       “鼻烟?”【津岛那家伙……又告状了。】中也抖出一点瓶中的粉末轻放在指尖,放到鼻前嗅了嗅,冰凉的感觉从鼻腔一路直击太阳穴,鼻间满是烟草的味道,只不过维持的时间太短,味道很快就会消失在呼吸之间。

       中原中也收起那个吊坠道:“多谢大姐操心了。”

       尾崎红叶瞥了他一眼,意有所指地道:“你让我操心的何止这点啊……”

       中原中也摩挲吊坠的手不着痕迹地一顿,他一字一句,像是在和红叶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放心吧大姐,我绝对不可能再失败了。”

       尾崎红叶见他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摆了摆手,道了句“你心里有数就好。”,便离开了。

       中原中也将装有鼻烟的挂坠握在手里端详了一秒,便毫不犹豫地倒出比刚才更多的量吸入。薄荷还有茉莉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大脑,烟草的感觉虽比不过真实烟支,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中也把吊坠收进西装外套的包中,掏出手机确定了一下行程,便随意吃了些下属准备早餐,便去往了今日的任务地点。

       去往了……太宰治消失了五年后,第一次出现的地方。

Part.2

       中原中也独自一人驱车来到了那个破旧阴森的小巷子附近,随意找了个看起来不会有人经过的空地停了车。

       而后中也便漫不经心地步行去往了那个有无数条阴暗巷子潜伏交错的地方,他并没有任何犹豫,也不害怕任何危险,甚至隐约还有些兴奋。

       并不是他过于自信,至少他从未见过能在污浊全力施展下还能伤害到他的人,太宰这个作蘃弊蘃器除外。

       在一切绝对强大的力量前,所有的意外都只会是弱小一方的无谓挣扎。

       当然中原中也不会忘记今天他可能会面对的对手的可怕之处,因此刀鞘已经滑开,手枪已经上膛,警戒度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原中也回忆着扫过一眼的路线,精准地朝着那条暗巷走去。

       皮鞋敲在斑驳的地面上敲击,皮鞋的主人看起来不紧不慢,可只有他自己知晓自己内心有多少紧张,和多少不被承认的期待。

       巷子不长,中也很快走就到了尽头,是个死胡同。正当他打算转身返回探查方才经过的每一处,便察觉身后人的气息,来势汹汹,不可阻挡。

       身体机能比他反应更快,一个反身扫堂腿却被来人轻易向后跳了一步而化解,中也抽出匕首稳稳握住,抬眼。

       对视的那一瞬间,中也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暗红深渊,带着不可言说的寒意与,狂热。

        一击不中,中也并不意外,他缓缓站起身,动作透出上位者的优雅与稳重。

       中原中也站在原地,上下扫视了一遍面前这个人,第一反应是——他瘦了。

       瘦到整个人单薄成了一层,气色也比原来在黑手党的时候差了很多。精神倒是意外的很亢奋。衣服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一套,还多了一些绷带。

       短短几秒,中也就闪过了好几个念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边唾弃自己,一边不动声色地将波动收纳眼底,却发现对方也同样在打量他,且不是他的那种打量。太宰治的眼神太过炙热,以至于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狮子盯上的猎物。

       中原中也顿时怒从中起,他将匕首一横,皮笑肉不笑地稍微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友好”:“好久不见,混蛋。”

       太宰治这才意犹未尽地将肆无忌惮的眼神重新移到中原中也眼上,他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开口,还是中原中也熟悉的声音,只不过不知为何嘶哑了很多。

       “好久不见啊,中也。”

       中也挑了挑眉,肆意地道:“看来你是过的不怎么好的样子,那我就放心了。”

       太宰治向前走了一步,眼睛一动不动紧盯着中也,嘴上倒是还是那个听起来悠闲而让人讨厌的调调:“是啊中也,我过得不好,非常的——不好。”

       中也冷哼一声,匕首抬到与胸口齐平的位置,他抬头望着走近的人道:“叛徒,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中也企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丝愧疚。

       然而他失败了。

       不等他有什么动作,太宰治却像是不怕死一般又上前了一步,中也握紧了匕首,却被他接下来的动作打个措手不及——太宰治一个侧身躲过薄如蝉翼的锋利刀刃,甚至不惜以一记膝撞的代价来换取靠近中也的机会。

       就在中也想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的时候,太宰治无比精准地出手钳制住了他的手腕,压在中也背后的墙壁上,并用他自己的身躯压制住中也下一步行动。

       “你这混蛋想干——”中也的剩下几个字没来得及丢出来,便被微微偏凉的柔软双唇堵住。这个吻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中也完全忘记了要守住城门这件事,他被迫昂起了头,即使太宰治的另一只手体贴地垫在他的后脑勺上,也不能消除他内心升起的想掏枪把太宰治崩掉的念头。

       太宰治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带着晨风的微凉和许久未见又重新接触的熟悉与陌生,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苦味,舌尖带着翻涌奔腾的情绪探索过口腔每一个熟知的地方,就像他们无数次之前做过的那样,太宰治修长的手指穿插在中原中也的发间,微微用力,好让这个吻来得更加深入。

       中也从一开始的抗拒,到躲避,再到回应,并没有花太久时间,毕竟这是一个他等了太久的吻,一个熟悉到让彼此都颤栗的吻。

       一吻毕,太宰治带着叹息轻将头埋在了中也的颈窝间,一副餍足的样子。他轻嗅着中也发间的味道,闭着眼道:“中也换洗发露了。”

       中原中也轻松挣脱了太宰的手,闻言举起匕首对准太宰治脆弱的后背道:“是啊,你离开的时候就把家里的东西全都换掉了。”

       太宰治的双手慢慢滑下去,圈住中也劲瘦的腰肢,可以说是整个人都不知羞耻地将重量压在了中也身上。他似乎对于背上的威胁毫不知情,只是继续闭着眼道:“中也,真绝情啊。”

       中原中也冷哼了一声,道:“先离开的是你,不是吗?”

       太宰治睁眼,盯着中也白皙皮肤下隐约可见的青色血管道:“阔别了五年之久,我可是每分每秒都在想你啊,中也。结果一见面就是打架,这还不够绝情吗?”

       中原中也握着匕首,犹豫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被那句鬼知道是真是假的“每分每秒都在想你”打动了,最终还是把匕首收进了刀鞘中。

       而在他放下手的那一刻,太宰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微笑。

       太宰治起身,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了盒PEACE,动作娴熟地敲出两支烟,一支咬在嘴里,一支递到了的中也面前。

       中也扫了眼那支烟,看起来没有丝毫犹豫地接过了它送进嘴中,接着太宰治挑了挑眉,似乎是对于他没有立刻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烟而感到惊奇,不过他很快从自己身上摸出了打火机——还是五年前的那个,先伸手给中也点上了烟,然后收了打火机,叼着自己的烟轻轻凑过头去,从中也那里借了个火。

       他垂下眼眸盯着那根烟,似乎注意力全在那里,而中也没有别处可看,只好平视着,近距离地观察着眼前人的眉眼,而后被太宰治的突然抬眼抓个正着。

       那一刻,中也觉得这条暗巷真是静极了,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那是不知名韵律的节奏,是翻腾的海浪,有些澎湃,带着些怅然若失。

       一呼一吸之间,烟被点燃,烟雾翻腾而上,暧昧地阻隔在了两人无比近的面庞之间,中也眨了下眼,太宰便已经退回到原地,侧头吐了口烟,而后转身和中也一起靠在了墙壁上,和他一起吞云吐雾,看苍烟腾跃。

       一刹那中也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他们一起搭档处理完任务的时候,总会找个僻静一点的地方,接吻,抽完一支烟之后再回到现实的世界去。

       然而喉咙突然开始的疼痛将他从幻影中拉了回来,中也皱了皱眉,却并没有要丢掉烟的意思,只是没有过肺,而感受一下口腔的燃烧便将烟雾驱走。

       太宰治点了点烟灰,看着前方,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开始戒烟了?”

       中也吐了个烟圈,略微低了低头,状似无意地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这句话说得让人无法回答,太宰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只要我想,会有知道的时候。”

       中也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太宰治顿时在意起来。

       “怎么?你身上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地方?还是说……你有新的心仪对象了?”

       面对咄咄逼人的追问,中也却只是淡淡的咬着半支烟,抱着手道:“我拒绝回答傻逼的问题。除非,你告诉我你离开的原因。”

       空气一下子变得沉默,仿佛凝滞的黑夜不再前行,没有人打破这寂静,唯有巷空上飞过的乌鸦翅膀的扑棱声宣告着这是一个有生命的世界。

       中也等到烟将要燃烧殆尽的那一刻把它揉进手心里,好以皮肉的疼痛来镇压内心的烦乱。

       他把烟嘴丢到地上,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了句:“死青花鱼,下次再见面,就是我把你送去红叶大姐手底下的时候了。”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太宰治一个人带着晦暗不明的神情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

       中原中也一路保持着他桀骜的姿态,直到走出够远的距离,才以手掩唇,用尽全身力气去压制喉咙中涌上的血腥。

       不能留下痕迹,否则太宰绝对会发现的。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一点一点把血沫咽回去,快步走回了他停车的地方。

       而太宰治还停留在原地,等手中烟烫到手指才如梦方醒,他低头四处找了找,蹲下去把中也刚才丢掉的烟头捡起,若无其事地放进了口袋里。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太宰治掏出手机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中岛敦的声音透出了些许的无奈。

       “太宰前辈,那个,与谢野医生让我问问你在哪,药吃了吗。”

       太宰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巷口走去,他回道:“我在外面哟敦君,马上就回去,药吃过了,不用担心。”

       中岛敦显然并不相信太宰的话,只压低了声音道:“总之,拜托前辈快点回来吧,这边……呜哇!”

       中岛敦话说到一半便被人打断,而后只听到一句厉吼“人虎!”和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正当太宰想着要不要挂掉电话的时候,那边中岛抽了个空对着电话急匆匆地吼了句:“就是这样了前辈你快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再见!”

       太宰愣了愣,失笑把手机收了回去,指尖碰到口袋里的烟嘴的时候,忍不住捏了一下。

       他抬头看了看被电线四分五裂的横滨的天空,捻着指尖的柔软,自言自语地道:“中也,我终于回来了。”

首发两章,日后更新看缘分……【其实是看手速】
一个十分治愈的故事√【信我】
伏笔有点多,人物如有ooc一定要指出来哇!
双黑真是太美好了呜呜呜我爱他们一辈子
还有为什么作蘃弊蘃器戳中了lof的敏感点啊……百思不得其解。

评论 ( 2 )
热度 ( 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