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伍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

 

【伍】

        原来今日江澄去到药铺后,在排队过程中同前面的人一番套话,这才得知这药铺竟是在发放防止感染花吐之症的药物,并且只收非常小份的钱,每天晨始昏终,一次只有一副药的量。也就是说,如果不想患此病,就要天天来此买药。

        江澄打开包着药草的纸,用筷尾一一拨弄排列好,略带嘲讽地道:“所以说,这些人凭什么认为当归,茯苓,还有红枣这些东西能制吐花?当老百姓傻的吗?”

        他们修仙之人尚且对此病无从下手,而人家倒好,随手抓了一堆最常见的药物就可以根除这么棘手的病,说出来连仙子都会不屑地扭头的。

        蓝曦臣点点头,刚要说话,却被江澄一个手势制止:“食不言。”

        于是蓝曦臣只得继续听着江澄继续说他的发现。

         买到药之后,江澄并未离去,而是在药铺周围观察了一番,这样一来,就发现了新的问题。

        这药铺的后门,通向一条非常狭窄的暗巷,若非江澄御剑于高空之中仔细探查,是不会发现这条小路的所在的。
   
        而这条巷子的尽头,是一间极小的平房,虽说不算简陋,也足够遮风避雨,可是连普通百姓卧房的一半都没有的屋子却足足塞了二十多人,这便有些令人生疑了。

        而江澄则以他过人的眼力看出了这二十多个人,最大的约莫不过十五岁,最小的恐怕只有五岁。他们的穿着打扮都如乞儿一般,有的孩子甚至没有蔽体的衣物,因此也暴露了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他还在那屋子里发现了今晨那个讹人的小孩儿,就缩在屋子角落,再次扭曲的手臂使他看起来异常的可怜。

        那么这群孩子,是被锁在了这间只有药铺里的人才能进去的平房里了吗?谁干的?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目的?那群孩子又为何是这般模样?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让江澄有些烦躁,目前线索太少,他接触的时间也不够。不过就目前局势来看,敌在明,他们在暗,所以,不怕查不出来真相。

        江澄一边说,一边顺着小狗的毛,等他说完,蓝曦臣也用完了膳,便伸手给江澄满上一杯热茶,放在了他的手边。

         江澄没反应过来,顺手接过饮下,温度刚刚好。

         他略觉尴尬地放下空掉的茶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眼,却对上蓝曦臣一双透着认真的眼眸。

         江澄愣了愣,才道“今日我得到的消息,表示这些了。你呢?柳家那边有什么猫腻吗?”

         蓝曦臣却不急着说什么发现,而是轻敲了敲桌面,道:“江公子不如先吃饭?你听着我说便是。”

         江澄:……

         蓝曦臣见他犹豫,便温声笑道:“就像刚才那样,只不过换过来,我说,你听。再不吃,菜就要凉了。江公子不喜吃冷菜吧?”

        江澄认命抬起面前的碗。

        蓝曦臣这次一路走走停停到柳家,果见其门府里外通挂白绫,拦住一个从里而出的家丁问清楚情况后,蓝曦臣便直接求见了柳家的公子。大抵是因为其衣着相貌皆不凡,所以他的请求并未被拒绝。

        待见了柳家公子,蓝曦臣先是声明自己来历,是四海游历的乐师,又对其表以同情,复而提出申请,在柳家为其出殡,奏悲乐。

        江澄听得皱眉,忍不住咽下一口菜道:“你如何能确定那柳家少爷能管事?又如何能确定他会同意你留下?”

        蓝曦臣解释道:“我拦下的家丁告诉我,他们的少夫人入门不过三个月便病死,自然是得从柳公子那入手。而作为拥有一个不小府邸的柳家,丧事自然也是极为隆重的,我便直接在提出要求后,用裂冰吹奏了一曲。”

        江澄了然。蓝大公子最出名的除了他的脸和他的好脾气之外,还有就是他的裂冰与朔月了。江澄几乎可以想见,当蓝曦臣一曲毕时,那柳公子就算不落泪也要悲伤好久,由此由衷道:“厉害!”

         蓝曦臣敛唇一笑:“江公子过奖。”这时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道:“说起来还要感谢江公子,我与那柳家签订了合契之后,又同柳公子聊了几句,谈话中他透露出,前一阵子来的修士,是受到了药铺联合各大家族的抵抗才离开的。事情并没有闹大,只有他们几家人知道。是而多亏江公子,我才没有暴露。”

        江澄摆摆手,示意不谢。这样一来,蓝曦臣今日被那么多百姓看到却没有人认出的原因就有解释了。

         蓝曦臣接着道:“还有一件事……便是我听到柳府中的人说,柳家少夫人是花吐复发而死。”

        江澄柳眉一拧:“复发?她如何痊愈?”

        蓝曦臣道:“不太确切,一说她其实一直都患有此症,一说她在嫁入柳家时便痊愈。”

        江澄放下手中碗筷,擦净嘴边,心中有了思量,开口道:“明日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各自探清今日遗留的疑问,若有什么事变便放冷焰火。你那边密切关注柳公子的动向,能从他那里获得的东西不少。”

         江澄想了想,觉得对方毕竟不是自己的下属,于是别扭地补上了句:“你看这样如何?”

        蓝曦臣听出了江澄用心,弯唇笑道:“如此甚好。”

        江澄点点头,解决了事情,两人便把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另一个问题上来。

         和小狗大眼瞪小眼了那么一会儿,江澄道:“养着它吧。再放出去,会死的。”

        小狗:“汪!”

        蓝曦臣:“嗯。”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小狗,叫什么名字?
  
        江澄皱着眉,两手卡着它的前肢腋下举起来与自己平视。

        还不等江澄说出他想好的一干类似茉莉、妃妃之类的名字,便听蓝曦臣道:“江公子是在雨天捡到它,它又生得这般杏花黄色,不如就叫它——”

        “雨杏。”

        江澄刚要张口反驳,便听得小狗开心地“汪”了三声,原本趿拉的尾巴也微微的摇了起来。

        “你喜欢这个名字?”江澄有点失落,本来想让这只和茉莉很像的小狗叫丁香的。

        江澄不甘心地把小狗换了个方向,递到蓝曦臣面前。“你喜欢他取的这个名字?”

         小狗:“汪汪汪!”

        蓝曦臣笑了笑,抬手接过,放在臂弯中,手轻轻在它的头上抚了两下,小狗抬头拱了拱蓝曦臣的手心,伸出舌头舔了舔。

        蓝曦臣本是遵着试探的原则提出的这个名字,没想到这狗颇有灵气,这算是认可的意思?

        江澄看着眼前画面,竟然不觉得违和,虽然说以前知道蓝曦臣这人心善,但从未见过人和什么小动物亲密的样子,如今这幅画面,也算是比较私密了,江澄不知道的是,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养的兔子们,平日里也颇受泽芜君照顾。

        蓝曦臣被小狗蹭了蹭,方才在柳家被十尺白绫带出的悲伤情绪散了不少,抬头却见江澄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心下了然,把小狗还了回去。

        “江公子,在下只是突发奇想,要不要采用这个名字,还要由你这个救命恩人来决定。”

        见对面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江澄抬手将小狗窝进怀中,没好气地道:“既然它都同意了,那就叫这个名字吧。”

        蓝曦臣试着叫了一声:“雨杏?”

        “汪!”

        看来它对新名字适应的很快。蓝曦臣笑得眉眼都弯了一弯,江澄见状,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个名字。虽说取得挺直白的,不过......也不算难听。

        不过比起丁香来还是差很多的。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江澄才惊觉他们这顿饭吃了多久,竟然已快到亥时了,连忙让店小二来收了满桌的狼藉,又向店家讨了新的被褥给雨杏在江澄所在的房间搭了个窝。

        等忙完一切回头,便见蓝曦臣已经面露倦色,想起蓝家人的作息,江澄不由得拍了拍蓝曦臣的肩,打趣道:“看你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少天没睡觉了。”

        蓝曦臣也不觉窘迫,只拱手道:“这段时日来一直不甚安稳,这便不打扰江公子了,告辞了。”

        江澄示意他随意,等待人出去后还帮他带上了门,这才给雨杏盖好被子,而后给蜡烛剪了剪灯芯,便坐到案桌前,筹划着之后的打算。

        蓝曦臣显然是一个很大的助力,此人心性人品还算可以,比起蓝忘机来,江澄看得更顺眼一些,值得相交,不过,不可深交。

        不管怎么说,江澄总算也把对方在心中的地位提升了一些。

        北川城的秘密显然不止药铺和柳家两处,若是想要尽快获得想要的信息,肯定还得四处奔走,看来明天还得抓紧时间。

        至于那群孩子......

        还有雨杏.....

        烛光摇曳,屋外雨声复而增大,江澄略微抬了抬眼,见已是夜晚时分,却丝毫没有困意,只站起身来在房中走动走动,却不曾想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像是怕惊扰了屋中的人。

        江澄压低声音厉声问道:“谁?!”

        “江公子,是我,蓝曦臣。”
 
        江澄皱了皱眉,上前打开了门,见果然是蓝曦臣,这才奇怪道:“你怎会在此?”

        这个时候的蓝家人,不应该已经是熟睡了吗?可蓝曦臣衣冠整齐,就连抹额也一丝不苟地系好了,丝毫看不出破绽。只是他那一双疲惫的眼出卖了他并未睡着的事实。

        蓝曦臣微微一笑,道:“江公子秉烛夜坐,夜露深重,还请小心。”说着便递上一个小小香囊,看起来甚是眼熟。

        “这是?”江澄挑眉,并不去接。

        蓝曦臣道:“只是就地取材的一些草药,有助于安神罢了。”

        江澄这才发现这香囊是这客栈附近的摊贩所卖的普通香囊而已,却是道:“我又如何需要这东西?”

        蓝曦臣只笑道:“如若不喜欢,放在枕边也是可以的,并无什么害处,只是一点朋友的心意。”

        江澄见他解释到这个份上,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于是便大方接过,道了声谢。

        蓝曦臣也不久留,道了句晚安便回房了。

        江澄又如何知,蓝曦臣早见江澄精神不甚好,也知为何不好,心中早有思量。方才他回房躺下许久,却无法入睡。正想起来散散心,便见江澄的房间烛光依旧明亮,他本就要给自己做一个安神香囊,于是顺手也给江澄做了一个,这会儿便给江澄送了过去。

        江澄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捏了捏手中香囊,一股淡淡的药草清香散发出来,感觉确实没什么害处。蓝曦臣这人,对朋友倒也实在。江澄弹熄蜡烛,顺手将香囊挂在了床榻边,便解了衣衫,松了发髻,躺下合眼睡去。

        也不知是不是鼻间若有若无的淡香真的起了作用,这一夜,江澄虽还是做了梦,却是这么久以来做的第一个好梦。

下一章 】

一章互动……目前还是友情嗯。
雨杏是女孩子。
最后吐槽一下lofter的垃圾排版,手动首行缩进二字符太痛苦。

评论 ( 29 )
热度 ( 1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