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深夜食堂

给太宰先生的短篇生贺!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日版《深夜食堂》设定

大概是……一个温情向的双黑。

        天色已晚,人们都赶在回家的路上,有人的一天才刚开始。营业时间从深夜十二点到次日七点的“深夜食堂”门口的“休息中”小木牌,被老板悄悄翻成“营业中”,自此这间坐落在东京新宿黄金街的饭馆开始迎接深夜里,那些独属于它与他的客人们。

        菜单很少,只有猪肉汤套餐,啤酒,烧酒和日本酒四样,食材却是一应俱全。老板洗干净已经做了几份菜品的各种用具,便听到门口的风铃因为门被推开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叮铃——”

        “欢迎光临。”

        “晚上好啊。”一个风流却不显轻佻的声音回道。

        老板抬头,只见一个从未见过的一米八几的英俊男子站在门口,四处打量着这不大的店铺,那人身着长至小腿的米色风衣,领口是绅士的波罗领结,用来搭配内里的三件套,奇怪的是这位客人脖颈和露出的手臂上都缠着绷带。

        行为艺术吗?老板暗想。脸上却见怪不怪。毕竟在深夜食堂,他已经见过不少身份神秘的人了。

        那人选了个空位置,拉开椅子坐下,看到那只有四样菜品的菜单,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见状老板解释道:“可以随意点其他的菜,能做的我会尽量做。”

        男人看过来,深邃而带着某种吸引力的鸢色眸子让老板心头一跳,这时老板才发现这个人的五官非常俊美,是那种能吸引许多女性的长相,却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只听他用微低沉的磁性声音道:“这个季节……你这儿有新鲜的螃蟹吗?要刚捞上来的那种哦。”

        老板颔首道:“有的。请问要清蒸还是……?”

        男人眼睛一亮,看起来非常开心的样子:“清蒸就好,给我来两只,有蟹黄就更不错了!老板你说是吧?话说,这里还有清酒吗?配螃蟹的话,果然还是选择那个比较好啊。”

        老板边笑道:“是啊。”边去水池中取出了今天刚买回来的用白酒泡过的螃蟹,用细软的刷子仔细洗干净,倒放进蒸笼,并加上切好葱和姜片,烧上带有紫苏的水,又温上了两瓶清酒。

        期间男人一直饶有兴趣地看着老板动作,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旁边身段妖娆的女性顾客聊着天。两人可以说是很快的熟络起来,并且男人没有刻意压制住自己的声音,所以很快店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位绅士来自横滨,名叫太宰治,此番为放松旅游而来。

        老板将一瓶温好的清酒先配上小巧的杯子给太宰治送了过去,复而开始调配螃蟹的蘸料——将酱油、白糖、味精、黄酒、麻油搅和并用小锅熬熟,加上少许海鲜醋,这时螃蟹也到了最鲜嫩的时候,老板揭开锅,刹那间螃蟹独有的鲜嫩肉质清香混着姜丝的辣味在小店里弥漫开来。

        老板用专用的钳子将螃蟹的壳撬开,又用小锤子把螃蟹腿轻轻敲到可以轻松剥开又不至于破坏腿肉的完整性的程度,这才给太宰治端上桌。

        太宰治双手合十,对老板的贴心表示感谢,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老板,这里有蜡烛吗?”

        老板愣了一愣:“蜡烛?”

        太宰治微勾了勾嘴角,看起来非常自然,就像在讨论今早天气会是什么样似地道:“是的,因为我刚刚才想起来,今天貌似是我的生日,所以想问问老板有没有蜡烛可以供我许愿?”

        不等老板开口,旁边和太宰治早已聊得火热的女顾客惊讶地道:“你的生日吗?生日快乐!太宰君。可是你的爱人呢?他没有给你准备什么惊喜之类的吗?”

        太宰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道:“啊,谢谢你。说来实在抱歉,就在一个小时前我和他又吵了一架,有些烦闷,这才出来散心。就在我想起来没吃晚饭的时候,就看到老板你的店了哦!也许这就是缘分啊!”

        一旁的女顾客看到太宰一副明明很难过,却要装出很开心不让大家担心的样子就心疼的不行,老板也是心善之人,他缓缓道:“太宰君,很抱歉我这里没有蜡烛,也来不及准备礼物,除了一句生日快乐,我能做的只有送你这两只螃蟹作为贺礼了。”

        太宰惊讶地微微瞪大了眼睛,他忙道:“这怎么好意思?老板你人真好,不过呢,送到是不必了,只要陪我喝上两杯,聊两句就足够了!这不影响你生意吧?”

        老板摇摇头,只道:“但是有客人来的话......”

        太宰点点头,一副体贴明事理的样子:“那当然不用顾虑我,有客人来就请您去忙吧!”

        老板这才拖来一把椅子,在太宰对面坐下,太宰给他满上一杯清酒,边享用着螃蟹边打开了话匣子。

        若是有知情人士路过,见到如此彬彬有礼开朗乐观朝气蓬勃的太宰治,定要惊掉下巴。不过说实话,太宰治自己也并未想到这家店中竟有如此心善朴实之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将自己的本性悄无声息地隐藏在了俊秀的皮囊之下的原因。

        刚满23岁的太宰治,原本应该在酒吧或者餐厅里庆祝他的生日,然而此刻却在街边的一家小店和店主酌酒而对,生日蛋糕是——两只螃蟹。

        本来今天还很期待中也会准备什么礼物给他,结果计划全都被打乱了——原因正如他所说,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酒吧里打桌球的时候,他只是去酒桌拿了两杯啤酒,回来便见中也在和另一个男人聊天。刹那间涌上来的醋意和占有欲让他差点掀翻台球桌,好在他给中也面子,克制住了,不过也相当凶悍地把中也从那个男人的身边带走了。

        然后呢?然后中也就觉得他无理取闹,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强行深吻了中也半分钟后把他搂进怀里带走这种事,也亏得是太宰治的脸皮能干出来的事。两个人就这个问题又大吵一番,最后一个回了酒店,一个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散步。

        被夜里的凉风吹去了愤怒与醋劲,太宰突然开始想念小矮人温暖的身体和周身淡淡的烟草味道,但是就这么拉下脸皮回去?不!他脸皮厚!不长!
  
        “老板,我的爱人他,可以说得上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说是打开了话匣子,其实也只是太宰单方面的诉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充满人性与温馨的小店里,他很想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宣泄一下那快要溢出的对中也的想念。

        分明一个小时前还吻过的啊。

        “嗯。”

        “怎么说呢,整个人都非常吸引我,工作时雷厉风行的干练,不工作时的慵懒,对帽子的执着,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傲气......说实话,我找不到比这更完美的人了。”

        老板默默咽下并不存在的狗粮,“嗯”了一声。

        “唉,所以说太完美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啊!您知道吗,光我的情敌就可以够绕整个东京三圈了,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老板看了看旁边听得无比心疼又遗憾的女顾客,道:“你的爱人情敌应该也挺多的。”

         太宰挑了挑眉,刹那间光波在眼间流转,只是立马又恢复黯淡:“多谢老板夸奖,可是我还是——唉,他根本不用,不对,是从未担心过这些, 就好像如果我出轨了,他都能坦然接受然后分手一样。”

        老板道:“这,应该是信任你才会如此的吧。”

        “信任?”太宰愣了一愣。

        老板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如果不是非常信任你,信任你对他的爱的话,他又怎么会对你放心?不担心情敌挖墙脚这种事情, 只有在非常信任彼此的情侣之间才会有。”

        太宰浅浅啜了一口酒,垂下的眼帘遮住了内心的波动。

        信任?原来如此吗?他们本就是能将后背交付于对方的搭档,更应该是彼此信任的恋人。

        所以,中也生气的原因是——觉得我不信任他。

        平日里智商高的吓人的太宰在面对中也的事情上难得会有些绕不清,而一想通这一点,太宰治立马放下酒杯,刚要站起身说告辞,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独一无二的铃声告诉他,那是来自中也的电话。

        忙不迭接起,便听到那边中也略微有些生气却掩盖不了担心的声音:“喂——!死青花!大半夜死哪里去了!”

        太宰立刻笑弯了眉眼,旁边的女顾客被瞬间击中,突然开始好奇电话的那头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太宰先生这样的人如此为他着迷。

        “中也~消消气,刚刚是我错了。我现在在一家街边的小店,嗯,在这里喝酒,只喝了一点。你要过来吗?外面很冷,记得多穿一点。好,我把地址发你,等你过来。”

         再次被塞了满口狗粮的众人只埋头努力吃菜,并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老板,今天实在是非常感谢您。”太宰挂了电话,向老板微微鞠了个躬。

        “哪有的话!我只不过是用我非常有限的人生经验浅谈了一下而已。”

        “请不要谦虚,老板,您做的菜也非常好吃,可以说是我吃过的蒸螃蟹里最美味的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我一定来,带上我的爱人”

        “那就期待你们的再次光临了,太宰君。”

        另一边,挂了电话后的中原中也盯着手机足足有半分钟,才把身上的鸡皮疙瘩抖下去。太宰喝醉了?还是犯病了?莫非是吃了毒蘑菇?

         这不怪中原中也怀疑,以往他们每次吵架,太宰治总是一副中也抛弃我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我不如去死好了可怜我都没人一起殉情的要死不活样。

        今天这么温柔且肉麻,还是第一次。

         虽然狐疑太宰是不是又在耍什么把戏,但中也还是抓上风衣和帽子,迅速向太宰发过来的地址赶去。

         毕竟他准备好的礼物可不能就这么白费了,是吧?

        太宰在等中也的时候,开始和众人聊天,天南地北,没有他接不上的话题,就在大家都怀着钦佩之意与太宰聊的火热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再次响起。

        众人不约而同地屏息看向门口,太宰则是转过身靠在了柜台上,一副好不惬意的模样。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

        只见一个长得及其精致的青年站在门口,橘色的发丝束成低马尾,在深夜食堂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柔和,纯粹的冰蓝色眼睛在扫视人的时候带着令人惊艳的锋芒,脖颈间系着的皮质颈环和裁剪得体的西装三件套透露出他不俗的品味,而浑身上下散发出的不容忽视的气场更是让人窒息。

        即使被众人紧盯着的中也也不显一丝窘态,他只是撩起眼皮上下扫视了一眼太宰治,确认了对方没有喝醉也没有吃毒蘑菇,这才对太宰身后的老板颔首至意。

        开口是略微有点烟嗓却异常好听的声音:“感谢您今晚的照顾。麻烦了。”

        老板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没有。

         这时中也看到太宰身后的螃蟹残渣们,微微眯眼道:“看来你已经吃过晚饭了?亏得我还在等你回来吃。”

        太宰立马从座位上跳下来道:“中也我错了,我这就回去陪你吃饭,好不好?”

        中也抬头斜瞥了一眼太宰治,再次确认了一下对方没有处在一种不正常状态,略微不习惯地“哼”了一声, 向店内的众人道了声离别,便向外走去,而太宰治付了钱便紧随中也的脚步走了出去。

        两人走后好一会儿,寂静的店里突然有人喃喃道:“真般配啊。”

        其他人符合地点头。

        中也走了好几步,才见太宰治跟上来,然而还不等他开口就被太宰从身后一个熊抱,原本被风吹的有些发凉的后背一下子就温暖起来。

        中也翻了个白眼,拿手肘捅捅后面的人,道:“喂,够了吗?这是大街上。”

        太宰埋首在中也的肩上,像小动物撒娇一样蹭了蹭:“不够,中也的味道怎么闻都不够。”

        中也骂了句“变态。”便任由他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中也无奈道:“还走不走了?生日礼物也不想要了?”

        太宰没有说话,只是收紧了搂在人腰腹和肩膀的手臂,闷声道:“再抱一会儿。”

        中也忍无可忍:“回酒店想怎么抱怎么抱行了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没想到太宰立马放开了他,转为牵着他的手向前走去:“中也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中也用力捏了捏他的手,感觉有点好笑:“是是是,我说的。”

         就这么腻歪地一起走回了酒店,进了房间后,太宰突然头也不回地道:“中也,我没有不信任你。”
  
        中原中也立马就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我只是......”

        “行了,不用解释了,你我还不了解?东亚醋王,生日快乐。你就没让我省心过。”中也打断了太宰的自白,上前一步掰回太宰的脸亲上了一口。

        太宰立马抬手轻放在中也的后脑上,穿插在发丝间的手加深了这个吻。

        有什么东西隐没在唇齿间,那是恋人之间不需言语表达的永恒与爱意。

        —END—

没有车!至于中也的礼物……嘿嘿嘿,只有太宰才知道!
做螃蟹的方法上网查的。
以及晚上临时起意写的这篇文,疯狂赶手速,若有错字请指出(ฅ∀<`๑)╭

评论 ( 4 )
热度 ( 9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