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蜉朝菌

圈地自萌的渣渣,除了吃还会睡。
Cos/同人/语c/网配
墙头众多 脑坑特大 龟速更新
瓶邪本命
荼岩 忘羡曦澄晓薛 太中敦芥 也青碧玉
杰佣 雷安瑞金

© 夏蜉朝菌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花殇》 肆

魔道原背景    CP曦澄

花吐症私设 

感情剧情双发展 与蓝曦臣日久生情 与羡羡解开心结 云梦双杰特别铁

请能接受以上设定的孩纸往下翻૧(●´৺`●)
     
人物归墨大,ooc归我

前文链接【】【】【

 

【肆】

        江澄此番来北川,并未着宗主服,而是如私下习惯般着一身紫衣,配云梦银铃,因听下属所报备,北川市民极其厌恶修士,之前江家门生的家服已经在他们面前走过场,若是被认出是修士,那么行事将会不甚方便。
    
        然而在临行一刻,江澄才发现蓝曦臣虽着蓝氏宗主服,一路上却并未被认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但他还未想清楚个中关系。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江澄还是提醒了一下蓝曦臣。后者先是一愣,继而温和一笑道:“原来如此,江公子心思缜密,多谢提醒。”
    
        江澄不甚自在地应了句“不必。”
    
        这不怪他不习惯。
    
        往日下属虽对他恭敬,却还是心怀三分惧意,金凌这个从小缺爱的孩子从前十分粘他,但为了树立宗主形象,现在也不会毫无忌惮地和他笑闹,魏无羡……一直以来都是最为放肆的那个,现在却也有了不容忽略的间隙。
    
        仔细想想,他好像一个朋友也无。蓝曦臣也许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带着平视和友善与他对话的人。
    
        其实蓝曦臣的人品在那年他与双璧一同发动奇袭歼灭温狗的时候便有所体会,等等,也许更早,在他与魏无羡一同在姑苏求学的时候……
    
        正当江澄思绪越飘越远的时候,换好衣服的蓝曦臣已从房间走出,虽是普通衣物,却端得是璧玉风华,让人眼前一亮,连江澄都不得不承认蓝曦臣这张脸,真是令人舒心不已,只不过眼角的血丝出卖了他最近心境不佳的事实。
    
        不过那又和江澄有什么关系呢?自己的心结都尚未解开,哪有空去管别人?再说了,江澄很早就知道,多管闲事引祸端,尤其是蓝家人的闲事。
    
        两人分开后,向不同方向行去。江澄一路走一路问,不出一刻钟便来到了方才众人口中的药铺。
    
        只见一家规模不大的平院落座路边,敞开的院门可以一览院中景象,队伍从主屋中一路排出,竟有数十人之多,十分嘈杂。
    
        江澄走到队伍末端,拍了拍前面的人:“劳驾……”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已是黄昏。蓝曦臣从柳家签了合契返回客栈时,天公不作美飘了些许小雨,路上行人霎时少了大半。
    
         蓝曦臣在路边买了把有些发黄的油纸伞凑合,并未急着赶路,倒有些雨中漫步的味道。
    
        待他到了客栈,恰欲进门,却见离客栈不远的空无一人处,独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持伞而立,独立雨中。伞面微微前倾,似是在给什么东西遮雨。
    
        蓝曦臣又向前走了几步,唤道:“江公子。”
    
        那人应声而回身,刹那雨势陡然增大。雨幕遮了耳,却遮不住眼眸。
    
        江澄眼中有些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蓝曦臣未见过的柔软情绪,被他撞了个正着。两人隔雨相望,均是一愣。蓝曦臣这才看清江澄右手持伞,左手却弯着手臂,一只瑟瑟发抖的,毛皮被淋得湿漉漉的小狗崽趴在那里,奄奄一息。
    
         蓝曦臣又往前走了几步,问道:“江公子,需要帮忙吗?”
    
         江澄略微有点不自在地垂了垂眼,表情难得带了点柔和:“不必。”又道:“我回来的时候,见到它在被客栈的伙夫毒打……”
    
        解释到一半,江澄就莫名没了声音。蓝曦臣疑惑地挑挑眉,却见江澄一脸纠结而又无奈的表情。
    
         江澄示意了一下臂弯中的狗崽子,颇为尴尬地道:“它……尿了。”
    
         “你笑什么!”看着蓝曦臣原本唇角挂着的浅浅笑意上扬了一个更大的弧度,江澄甩了一记眼刀过去。
    
        这实在不怪蓝曦臣不礼貌。在今天之前,他关于江澄的印象都是一个背负太多的,脾气不太好但心却很好的宗主。
    
        然而今天,接连让他看到对于江澄来说非常少见的神情,无形之中拉近了他与江澄的距离,这样倒是亲近了不少。
    
        蓝曦臣敛回那无论对于男女老少来说都杀伤力十足的笑容,伸手道:“我来抱着吧,江公子你先去换一身干净衣裳。”
    
        江澄斜眼看了看蓝曦臣伸出的手,又感觉了一下左手袖子的湿度,暗地骂了声,便把小狗交于眼前人手中,挥袖进客栈前还不忘嘱咐:“它后腿伤了一只,你去要桶温水来,还有伤药,不要药性太过激烈的。还有剪子,布条……”
    
        蓝曦臣都一一应下,待江澄上了楼去换衣服,便事无巨细把东西都准备好,看着怀中已然安静下来的小狗,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头,悄悄道:“你今天遇到好人了。”
    
        江澄换了衣服,才醒悟过来方才所做的一切有多不符合平日里他的威严形象。懊恼之余又庆幸,还好对面的人是蓝曦臣,不会背地到处乱说,也许……甚至还能理解他?
    
        说到底,还是因为那只狗太像茉莉了。
    
        当年茉莉和妃妃被送走,他千万个不愿意,却为了魏无羡妥协。然而茉莉它们,他也放不下,偷偷跑去看过好几次,小家伙们也懂事的很,知道小主人能来看他不易,每次都乖的不像话,茉莉是尤其聪慧的那个,最喜欢舔江澄的手心。
    
        后来呢?后来等他渐渐长大,茉莉和妃妃也都老了,十多年的时光,狗的寿命也到了尽头,然而江澄那时正为命而搏,等他想起来的时候,茉莉已经走了。
    
        自此它也成了江澄心头一个遗憾。
    
        蓝曦臣不知道,那狗有多像茉莉,一样的眼睛,眉间一样白色的菱形印记,甚至……在他伸手的那一刻也舔了舔他的手心。
    
        从前他无能为力。现在他力所能及之处,都要抓住。
    
        等江澄从房间里出来,恰好遇到送热水上来的伙计,江澄不由分说地接过木桶,转进了蓝曦臣的房间。
    
        一进门,便见蓝曦臣坐在茶几旁,小狗正趴在他的腿上,他也不嫌小狗身上全是泥泞,正轻轻抚着它的头。
    
        江澄被这可以说是温馨的画面戳了一下内心柔软之处,脸色也好了许多,对着蓝曦臣那张脸也没有之前那么烦躁了。
    
        他伸手道:“给我吧,你也快去换身衣服。”
    
        蓝曦臣轻柔抬手,将小狗递过去,却不依言去换衣服,只理了理袖子,道:“我来帮忙吧。”
    
        江澄诧异地看他一眼,心想没想到泽芜君还挺有爱心。
    
        说实话,之前他一度怀疑过蓝曦臣是不是笑面虎、切开黑。不过后来因为交集不多,也就并未去在意,只是暗地提防,留了个心眼。如今接触一番,虽不知平常是否是装出来的,却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真心实意。
    
        暂时信任吧。
    
        放下了一点防备的江澄看起来轻松了一些,把注意力放到了小狗身上。
    
        他看着它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后腿,想起刚刚被他教训了一顿的伙夫,眼神一冷。不过,先解决眼前事为重。他轻轻摸了摸骨头,确定没有断掉,便开始把伤口处的毛剪干净。蓝曦臣则拿着用温水浸泡过的抹布在一旁,将周围血迹一一擦去。
    
        处理伤口的时候,可能因为太痛了,小狗一直在发出呜咽的声音,江澄心疼得不行,手上动作只能放轻再放轻,神情也跟着柔和了许多。
    
        蓝曦臣收拾完桌子,洗干净抹布,抬眼便见近在咫尺的江澄认真而可以说算得上温柔的表情,又是一愣。
    
        然而不等他多想——江澄伸手要绷带,他赶忙将刚才准备好的布条递过去。
    
        处理完了伤口,蓝曦臣又帮着江澄把小狗洗了个澡,洗完他们才发现,这只狗竟然是奶黄色的,起初江澄还以为它是灰色而眉间带一点白色的狗崽子。
    
        用灵力把小狗湿漉漉的毛蒸干后,也到了用晚膳的时刻,伙计因为江澄的吩咐,准备好的饭菜都送去了江澄房间,因而江澄抱着小狗先走,蓝曦臣换了一身衣服才进了江澄的房间。
    
     小狗乖巧地趴在江澄腿上,江澄时不时喂它一些清蒸的瘦肉,蓝曦臣敲门进来,便见此场景,觉得尤为温馨。
    
        待蓝曦臣坐下来,江澄便慢条斯理地放了筷子,从衣袖间掏出一个包得四四方方的药草包放在桌上。
    
        蓝曦臣疑问地看向江澄,却见江澄一挥筷子:“蓝家食不言的规矩我还记得,倒是不用你破禁,听我说就行,我破禁你管不着吧?”
    
        蓝曦臣失笑,摇摇头道:“江公子客气了。”往日若是别人,哪会记得什么蓝家的家训,江澄这番倒是有心了。看来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有所转变,也许不日便能成为朋友。
    
        真心的朋友。
    
  江澄见状,莫名想起当年姑苏求学的时候,魏无羡同他在蓝家一起赴宴时说悄悄话被蓝忘机看见,当时他的脸色可没有蓝曦臣这么好。那时候......蓝曦臣是什么表情?好像不是很有印象了。
    
  摇摇头,抛开过往纷尘,江澄放下筷子,三下五除二地拆开了那个药草包,道:“这是我今天的收获。”

下一章

 

高考完第一更!开心!高三一年积累了好多曦澄脑洞!!!现代pa 和学院pa.……都已经脑内完结了![其实这个也是……]
    
    

评论 ( 19 )
热度 ( 189 )
  1. 姑苏云深不知处特产苦芥菜夏蜉朝菌 转载了此文字
TOP